• 走了 - [流年碎]

    2012-03-23

    Tag:生活

    这里一直都很不稳定。

    好长时间没能更新,乃是这段时间网站又出了问题。也许别人不会在bus上遭遇困境,但是我一直被这种问题困扰,大约有半年多。且如今,bus的自我审查十分厉害,有时候莫名其妙地日志被封锁或是长久处于被审核状态,让我不堪。

    曾经离开过,最后又回来。每次回来都为暂时的网站好转而信誓旦旦要坚决留下。自此我得了一个真理,人生没有坚决。谁都不应该说坚决,一如听到对方的承诺必须学会自动免疫。

    感谢留在这里的时光,很多年,从读研之前开始至今,到今年夏天就五年了。但是五年没到,我放弃了坚持。

    谢谢你们,亲!

    找我的话,你懂的。

  • 遛人 - [流年碎]

    2012-03-03

     

     

    这周老板过来视察工作,神经紧张到便秘。夜里,梦中情人不敢再来造访,全部档期让位给老板。半夜里惊醒,背脊都是细密的汗,心中是各种怨愤。幸而便秘只三天,若是三周或是三月,且不说梦情不保,只怕是性命也将不保。

    骄骄又悄悄飙尿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一阵怪异的气味若有若无地浮现鼻底,待细细嗅察,又无迹可寻。恰在某个时刻,伸了手去摸抱枕,上面保留着一片湿润,拿过来伸到鼻下,差点昏死过去。据案发现场的半湿润状态判断,案发应在二十四小时前了。于是老牛开始拆沙发巾、沙发套换洗,我于屋内追寻四处逃窜的作案嫌疑猫。它早已在缉捕开始前藏身床下中央地带——无论何种角度都够不着它。

    你肯定会疑问:又没有经过尿液DNA鉴定,怎知道就是骄屎大而不是另外两个家伙?

    这个不需要鉴定,三只猫之中,没有谁的膀胱能有如此大容量,堪与一个少年期人族相当。同时,也没有谁的尿味堪比生化毒气,只一下,就头晕目眩,再一下,口冒酸水,恶心反胃,若再一下,可当场倒地,抽搐窒息。

    对于一只冥顽不化的猫,猫奴着实是没有办法的,这一点,我已经算是看透。你蹲在卫生间里,在哗啦哗啦的水中给它清洗猫砂盆,它就蹲伏在窗台上,冷冷地看着你的头顶。目光中是漠然,毫无感恩。它唯一卖萌,在你腿边绕来绕去,极尽媚态,声音娇嗲之际,便是猫盆光亮可铮、只见盆底之时,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给它添加猫粮。它嘎嘣嘎嘣地认真吃着,你蹲在一旁,怀着感念和温柔抚摸着,念叨着,等它吃完,它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完全当你是空气。

    有时候你想作为伟大的主人,给予它爱抚,可是它却毫不留情地把獠牙往你的皮肤里插去,什么狗屁的伟大,根本就是受欺负的可怜虫。你忍着工作一天下来的劳累,跟它玩捉迷藏,高兴时它就四处跑,你就跟狗似的伸着舌头“哈哈哈”地在后面追;不高兴的时候,任凭你在它面前是玩捂脸露脸的把戏还是假装逃跑四处躲藏的噱头,它都冷冷地看着你,你在它眼里俨然一副发神经、跳大神的模样。我特么是吃多了撑的吗?

    当你开了电脑要工作的时候,它毫不留情地几大脚从键盘上踩过,把你的文档踩出一种从未见过的状态,不敢关又弄不好,焦头烂额如同脑袋上插了数支原子笔。当你把iPad打开要读新闻看书时,它就跑过来守着,并且不安分地伸手乱捯饬——快给老纸玩切西瓜!切你个头。推开它,背过身,它以百折不挠的精神跟你绕上360°×N圈,你推它,它挠你,急了还带咬的。那下口的狠劲儿让你疑心它是真把你当后妈待的。

    每当看到人家狗主人牵着一只大狗在马路上威风凛凛地走着,我愈发是显得卑微,人格扫地。有人说,那就把你家猫带出来遛呗。请问你有见过遛猫的吗?这是所有猫奴心知肚明的事。你带着狗,狗能给你挣足面子,它在前面昂首挺胸,你在后面佯装淡定,身旁是一排排飘过的艳羡的目光。

    你敢带猫吗?你刚抱着它进电梯,它就能从头顶到肩膀再到两腿之间把你爬个遍,同时还有无数个指甲在你的皮肤上抓过的痕迹。你想把它带出电梯间,结果是,你无论怎样拉绳子,它都攒足了劲儿跟你拔河,这过程中还伴随它各种凄厉的嚎叫。狗在绳子前,这是遛狗。而你却一直在绳子前拉猫,根本就不是遛猫,而是猫遛人。

    同样作为人族,但猫奴和狗主的境遇却是天壤之别。这一点,我算是看透了啊,看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