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和衣 - [妖言惑众]

    2012-02-26

    Tag:读书 女性

     

    连着读完两本小说,肩膀就跟打了石膏一样沉。即便周末外出办事,也不忘把电子书带上在路途中阅读。到达目的地花了一个小时多的时间,暗自得意着,觉得这一个小时简直就是意外馈赠,读掉了几十页。

    以往认为书要纸质的好,阅读起来才有阅读的感觉。至今也仍然认为,纸质书籍仍然有不可替代的阅读体验。纸墨书香,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在电子阅读器上体会到的。但不管怎样,电子阅读已经成为趋势,它的轻捷和方便,让你可以在任何时间的罅隙里投入到阅读中去,把零碎的现代人生活时间都利用起来。

    瞧,这就是现代生活的一个通病——把零碎的时间利用起来。我们害怕面对零碎的时间,譬如等车,等人,等着上菜,听报告开大会,意兴阑珊的聚会,等等。那些无聊的小时间如同散落的生命,只有把它缝补粘黏在一起,才会像被淘出的金沙熔铸成一个金器一般价值非凡。

    若干年前,媒体上大肆在争论互联网的兴起对纸质媒体的冲击,认为报纸、书籍这样的文字载体必将消失。挺网派和挺书派争得不可开交,一些学者也站出来发表意见。如今,纸质媒体依然存在,但电子使用更加广泛。公司里的打印机只在必要时才需要把重要邮件和文件打印出来,学生做论文所需要的文献数据也都可以在电子数据库中获得。然而,实体书店并未全部倒闭,在部分书店关门歇菜的同时,一些风格化的书店又在不断扩张。亚马逊和当当的图书销售依然兴旺,我每年花在图书购置上的钱也足够买几身臭美的服装。

    鱼和熊掌都欲,有时抛头露面,一身齐整得体的行头是必须的。自认不是学术女,也无诗词歌赋的天分,整日也须裹了世俗的衣装在凡尘里混。时代把我们女人带入到新世纪,成日在锅台边混,为了家庭鞠躬尽瘁、两鬓若霜、面黄皮松已经不再成为美德的彰显。可以不戴美瞳、瞪着双眼扮无辜向上45度拍锥子脸的大头照,可以不用订阅各类时尚杂志、孰知当季最新流行款式并亲身践行各类潮流服饰,但是既然都要出来混,都要自己养活自己且不打算在哭的时候一定要坐在宝马里,那么收拾好自己,合适的场合以合适的面貌出现是必须的。过分的朴素在这个时代不是美德,市侩的人会认为穷酸,稍有教养的人也并不引此为评判你精神内涵的依据。若非名声在外的大师,切莫不拘俗礼。佯装的外表朴素和精神洁癖跟满手戴满金戒指的暴发户一样,都是内心虚弱、不知世风的表现。

    而读书,不过是一种习惯,不嗜书,保持它作为兴趣之一的本真样貌。它不是我生命里唯一的支柱,但它确是生活的一部分。过分强调它的重要性,并暗示除它之外的一切名利世俗、男女感情、家庭琐事等都是虚无憎厌,其实跟坐在玛莎拉蒂里鄙视其他物质财富匮乏者的人一样浅薄。

    读书,只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就像爱喝茶的人一样,略知茶叶的品种和贵贱,乃是因为熟悉和了解,断不能以为多读过两本书就用鼻孔看人,须知有好多人没出声乃是因为徜徉在深深的书海里。

     

  • 凉薄 - [妖言惑众]

    2012-01-17

    Tag:情感

     

    一.登对

    看上去最登对的,往往都是藏着各种紊乱的内分泌液迹。善男信女往往搭配不到一起去,善男遇恶女,信女栽在恶男手里,反倒是常常见到的搭配。剩下的,无非就是各种平庸和了无生趣的代表。我在其列,希望你是另一种意外。

    大抵是没有所谓的契合。契合这个词代表的是一种不存在,抑或莫须有。相伴越长便发现龃龉越多。磕碰和磨砺才是和人生最登对的搭档。

     

    二.错乱

    相由心生,颠扑不破。乱七八糟的生活无法捧出一对水汪汪的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但是也没有必要为了装纯而总是圆瞪着自己的双眼,与其瞪得如此累,不如直接戴上美瞳,反正怎样都不可完全掩藏一切。

    生活注定是要在我们的身体做上各种记号的,年轻时的情伤凿刻出了忿恨的情绪;幼年时的家庭风雨雕塑出缺乏安全感的情感坯子;游走在各张床上的人起初苦恼于找不到真爱,后来是真的找不到所谓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错把一些或物质的或虚幻的东西当做追求,到头来蓦然发现一切皆是虚空,徒剩下错愕,还是错愕。

    然后,一切错乱构成了大半个人生。

     

    三.凉薄

    一旦认真,便注定是要输。

    凉薄不是对方怎样对你,而是你怎样去想对方该怎样对你,实际又是怎样对你。

    认真之人必定是考虑周全,小心做事,但凡付出和所得抵消之后发现欲望还呈现大片的虚空,于是便觉不平。长期需求不得满足,心也冷却,情也淡漠,徒增恨意和哀怨。

    人只需求大致相同。其实不过是你给马铃薯他想要冬瓜而已。

     

  • 人到中年 - [妖言惑众]

    2012-01-07

    Tag:生活 人生

     

    豆瓣上看到这么的一句话,正准备推荐之际,忽然就没了。她一直是一个冷静聪颖的女子,之所以被删除掉,我想是因为太过精辟。你知道,太过精辟的话总是一针见血或者入木三分的,揭示了真相的话往往不太讨好,因为它会让多数人感到不寒而栗并且保持缄默。这种缄默有时候就把说出真相的人隔离出来了。

    那句话的大意是,很多女作家或女才人之类,whatever,到了中年江郎才尽之时,无料可写,婚姻好的就晒自己的好情感好男人,情路坎坷的就笔伐男人口喷黑汁连带着把这个世界都涂黑了。这真够可怕,当没有东西可写,智识不见长进,人生进入后半段,身体不如从前,青春已经没了影踪,希望开始没入地平线,这样的时节,愣是很难获得安全感和饱足感。我不知道自己到了那个年纪会是怎样的一副面孔和姿态,大气优雅随和,心胸宽阔,是所希望的。但谁都知道现实往往和希望背道而驰,它俩就是一对永世的冤家对头,永远对着干。

    现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吃东西,可以买新衣,可以对着镜子把自己的脸涂涂抹抹,拿着自己的指甲涂涂抹抹,跟女友们八卦暖心儿,跟男友们斗嘴解闷儿,可是到了那个年纪,吃东西索然无味,捏着腰上的一圈肉腩,都会噌地一下燃起一种恨意。新衣想买,恐怕也只是在某些情况下看到另一位女士优雅动人遂陡升的攀比之心,但怎样穿都不如人家好看,于是心情还不如不买之前,好歹一个是灰暗,另一个则是黑暗了。

    至于把自己的脸涂涂抹抹,也许连拿起镜子的心情都没有。对着镜子里那张脸太久了,连自己都会噩梦。女友们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打个电话过去,背景声是孩子忽而大叫忽而疯闹的声音,女友说几句话也要背转身对身后的孩子呵斥两声,还要间带对厨房的老妈或者婆婆大声交代炒菜不要放太多盐。这般,也就没了聊天的兴致。女友永远是属于家庭的。

    至于那些平时贫嘴的男伴儿们,这个年纪,不是在饭桌上应酬客人,就是在家里应付老婆,他们的人生比自己都过得更像战场。即便有时间一聊,能聊什么?国家大局抑或是家长里短,什么话题都不合适。还能像年轻时那样?一个电话打过去:喂,臭小子,出来陪姐妹儿我坐坐。一人手握一杯5块钱的香精奶茶,走在马路上东拉西扯都觉得好玩的年纪已经过了。

    出来坐着喝杯咖啡?这个只适合好久不见的老友,或是有暧昧可能性的男女。如果不是这两种情况,为了坐在温暖宜人的咖啡馆里喝咖啡,中年男伴儿还要跟老婆谎称是见客户。倘若不走运,像电视剧里那样,被路过的友人看到了,一桩其实挺平常的事儿,就变成了掉入别人家庭生活里的一颗耗子屎。让别人家里鸡飞狗跳的事发生,并不是你的本意。

    你的本意是什么?

    让已经没入地平线的人生,能感受到一点点趣味的余晖。

    这余晖已经被老天恶狠狠地收回去了。接下来,中年之后是老年,更是凄风苦雨。至于晚辈,不要指望他们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慰藉,子女们永远是忙的,忙工作忙应酬忙夯实圈子忙监督孩子,和子女们的沟通只能止于天气冷了注意加衣服,红烧肉要放多少糖,什么时候到家吃饭等等。问多了子女嫌烦,不问,跟子女几乎没话可讲。有时候不要厌烦老人家的唠叨,这是他们唯一可以获得被子女注意和交谈的方式了。儿孙环绕是假象,天伦之乐的真相是每天接送小屁孩儿上学放学还要陪着做功课另外间带打扫卫生淘米煮饭。

    至于孙儿辈们,说句不讨好的吧,当他们在童年的时候,他们对你的依偎是出于安全需要,可以无限制地索取并获得最大程度的溺爱和纵容。而当他们童年结束,你的余用业已耗尽。孙儿们开始他们青春期的骚动和不知天高地厚的玩乐放纵,祖辈的任何关怀、管教都是多余。他们不再需要你。

    当一个人感到不再被这个世界需要,也就丧失掉了活着的气力。多数人到了老年,除了要担心养老的物质倚靠,更多的还会持续匮乏心灵沟通和需要。

    要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活在这个世界上,怎样可以得体地走入中年,有尊严地活过晚年,真的是一个问题。

  • 鸟人 - [妖言惑众]

    2011-12-04

    Tag:女性

     

    所有人都安静地在咖啡店里做自己的事情,进来三个女人,叽叽喳喳地点餐,又对小孩子嘘寒问暖。从点餐,付款到取饮品,嘴巴就没停过。她们翻动嘴皮的速度很快,噼里啪啦,谁都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但谁都知道那里杵着几个女人在说话。

    男人们对女人的刻板印象里有一点是:话多。真的不知道,有些女人的话为什么可以这么多,从天气状况谈到穿衣服的多少,再到衣服多少钱,哪里买的,身材胖瘦,孩子功课,身材胖瘦,又回到衣服上面,被店员叫拿饮品的声音打断,取了饮品之后,又开始接着说,从加没加糖,到自己做菜放不放糖,放不放辣椒和醋,再到婆婆喜欢拿拖布拖地但是自己很讨厌这样因为这样地板容易滑,说了多少次婆婆都不肯改原因在于拖布便宜而她商场买回来的拖把太贵。说到这里她打住了,又跳到另外一个话题上去了,但是在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她的婆婆是在以一种坚持来抗议她的“奢侈”,因为一个五金店卖的拖布只要十五块而商场买的高级拖把要八九十块。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让人厌烦。即便身为女人,也会有这样的感受,这算是过分自知还是缺乏包容?

    男人在做事的坚持中找寻自我存在感,女人在和别人的闲聊中比较衡量自己的境地和地位,同时在倾诉中获得情感认同,以此获得存在感和安全感。所以为什么服饰潮流能带动的是女性,除了女人在社会性别角色的长期固化中担任了一种“展示美丽”的功用之外,还在于女人也更主要通过这种展示来获得关注、肯定和稳固。女人的闲聊多数时候是没有意义和建设性的,这种意义即体现在说过之后她很快就忘了她说了什么,为什么要说这些。建设性即体现在这些闲聊对她反观和自省没有太大帮助。反观和自省需要的是思考,而不是闲聊,虽然交流可以起到一种作用,即在和别人交换意见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问题,同时予以矫正,但女人的闲聊不同于我所指的这种交流,它更多地发生在同一个圈子里的女人群当中,也就是女人会跟和自己生活观念、价值观念、情感模式相似的同性去交换意见,目的不是为了帮助反观和自省,而是获得对方们对自己行为的认同、观念的情话,情感的共鸣,以此来固化自己已有的成见或是行为,同时获得一种自以为是的价值判定(这样是对的)。

    同样是一个女人带着小孩子进咖啡店。这个妈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玩手机,陪着小孩子在桌子上做作业。小孩子忽然抬头说,妈妈,你转过来朝着我嘛。他要求她妈坐正身子,面对他。年轻老妈说,你快写你的,管我做什么。小孩子说,我想看你的正面嘛。他妈依然看着手机,随口应到,为什么啊?小男孩很认真地说,我觉得你正面比较好看。

    妈的,这句话太man了吧。老纸遭不住了。如果能用种瓜技术种出这样一个孩子,我想我也许会在一时意乱情迷之中要一个孩子的。

    此时,咖啡店里已经安静下来。那三个女鸟飞走了。

     

  • 冷血 - [妖言惑众]

    2011-11-04

    越是年轻,越是忧愁多。爱也愁,不爱也愁。闲了忧郁,不闲也忧郁。陈谷子烂芝麻的爱情故事只要落在正在这锅糊涂粥里炖着的人心里,句句中肯。每天吃饭那个时段,《男人帮》里三个闲得蛋疼的男人忙着在千家万户的电视机里扯拐,它有着这么高的收视率,让我不得不肯定一件事:越是弱智的东西越是有容易打动人的东西。这道理跟“弱智儿童欢乐多”一样有着本质上的相同。

    一个男人成天没事儿就泡妞儿,然后被妞儿泡被妞儿欺负。一个男人成天就在爱啊爱啊要么就是爱啊里悲春伤秋,但这种女人心目中千依百顺的男性角色却费力不讨好,也被欺负。这些男人怎么成天就这么闲呢?还有一个,我更不同意了,那些专栏文字,那些剧本小说,靠着身边这两个神经错线的男人提供原始素材就炮制出来了?过着这么锦衣玉食的生活,原来全靠发神经加编造欺骗虚拟的弱智读者供出来的?

    碎嘴巴的男人不常见,还真在《男人帮》上一次性见够了。

    把水瓶座的标签摘掉了。某人短信里说:这是我们水瓶人的处理方式。处理你个毛线。水瓶就是冷血就是冷静就是自私就是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吗?Shame on it!

    碎嘴男人一般不冷血,寡言的男人不见得都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