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为春天来了。一个倒春寒,两个不小心,就病了。

    像是要发烧,却又闭寒不出。不咳嗽,不流涕,不喷嚏,不咽疼,不流泪,浑身乏力,肌肉疼痛,胃胀难受,下午时转为头疼。镜子里,面色青白,两目散光。我以为旧病要复发,以为就此行将就木。

    病重,昏睡。脑子里却不断地景象重现,像放映老电影,一幕幕的过去,一幕幕的梦境。哪个是真,哪个是虚,难于辨认。忽然之间看到白日光下的外婆,在小河边,水井边,在老房子的院子里。外婆和我们几个孙女拍照片。于此,忽然有点想流泪。那时那么怕外婆的竹篾,可此时竟如此想念她。

    照片里那时我尚在六年级,干瘦,晒得黑黑。头发编成辫子盘在头顶。我妈很喜欢我盘着头发,许是这样带着几分天鹅湖里小天鹅的样子,能够呈现她心中的梦想。可是我顶讨厌这样,因为我知道没有这么黑这么丑这么呆的天鹅了。唔,我瘦就是六年级那阵子,少女时期刚到来时候的忐忑和惶惑,之后,胖到什么程度呢,胖到我为自己过于突兀的胸脯感到害羞和自卑。当然,现在这种好福利是没有了的。

    梦境一茬接一茬,那些快乐的时光和人的脸,还未来得及真的高兴起来,便是各种纷繁芜杂的纠结、断裂和不得。去年的那些光景,一片一片在脑中浮现。是哪一天,在哪一处,晨景如何,心绪如何。头疼之际却仍然死死去想。想哭却哭不出来,想醒也醒不过来。呼吸急促,直到感到一丝呼吸和冰湿。猫的鼻子触及了我的皮肤,许是我呼吸急促,它生了好奇。凑过来闻我,湿湿的鼻尖把我弄醒。

    醒过来之后,是一阵深深的惆怅。是我不行了吗?只有回光返照的人才会不断地看到过去,看到很深远的过去。心下揪得难受,想哭却无泪,心底就跟抽了血肉一般,只剩一个空空的壳,突兀地跳动着。

    想快点好起来。春天已经近了。读一本摧肝沥胆又无奈纠结的爱情小说,远足到郊外呼吸泥土和青草的气味。认识一两个令人赏心的陌生人,说一些简单、快乐的话。

    有些遗憾,注定一开始要埋下。

    有些相逢,注定终要人离场散。

  •  

    我一直相信记忆这个东西是有自动过滤功能的。潜意识里我们会把某段过往放在好的回忆或者不好的回忆里。好的回忆中,潜意识过滤掉了许多不快的细枝末节,于是在回忆的时候,我们便掉入了撒满了阳光般的蜜糖里,越想念越幸福,越发酵越怀念。而不好的回忆中,那些闪耀着快乐光芒的沙粒都从粗大的筛孔中掉落出去了,剩下的只有凄风苦雨般的过往。灰黑,冰冷。回忆它便成了一种自我蹂躏的过程,多多回忆无益,会成为一种自虐。

    我给萍儿的QQ留了言。只因为我在听李健的《传奇》,他空旷辽远的声音让我想起了前年开春后去丽江的蓝天,同他的声音一样空旷辽阔。我们在高原炽烈的日光下穿梭在小巷,歇脚在河边的咖啡馆,花了一笔不费的钱在一些后来发现并不适用的饰物上。如果不花一些冤枉钱,或许对不起一次旅行。因为花这些钱的时候,你是被当时情景催生出来的快乐所驱使着的,倘若没有被驱使,说明当时的快乐并不够分量。

    然而最令我留恋的是夜晚我们在半山腰的客栈里聊天。啤酒瓜子,坐在支起的木窗旁聊天。一群癖好相投的人,3个风相星座和1个水相星座,谈的东西一定是飘渺的,形而上的,不着边际的。一罐啤酒下肚,我已经出现微醺的状态了。脑子里是各种奇妙美好的幻彩泡泡,脸上挂着笑,嘴里说着玩笑。满眼都是一个世界满满的美好。

    二月的丽江,白日是晴空万里,日照灼肤。而夜晚,却是刺骨的寒意。风掀着木窗外挂着的红灯笼,山脚是灯火通明的酒吧和隐约的音乐声以及嘈杂亢奋的人声。在那样一个地方,或许会觉得生命无多,应该尽情享受,才会有放肆的欢笑和舞蹈。

    不能否认,每个人对回忆的偏好也会在我身上出现,就像我们习惯于生活中使用某类物品的偏好一样。

    我不喜欢透明胶质状的甜味牙膏,保持着幼时对白色不透明膏体的偏爱。我不喜欢长长的裙摆,那些长至脚踝的裙子在我身上一定不会出现小清新的状态,尽管我不算胖,尽管我从没穿过,但我偏执地认为长裙不适合个头不高的我。

    我喝咖啡加奶不加糖,如果没有奶还算ok,但一定不能有糖,然而速溶咖啡则一定要有糖,两者倒置的话我会很难受。我喜欢的安全套一定是杜蕾斯,多年不变,偶尔有其他的,但持一种不信任的态度,尽管我知道杜蕾斯也只是国内生产的,本质上跟其他品牌不会有明显差别。

    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把自我的人格看成是由无数偏执构成的。所以,当自己责怨别人犟气,偏执的时候,其实也是因为由于自己偏执的存在使得彼此之间的差距大到难于弥合。

    回忆是一种经过剪辑的过往,是一种幻想。我们以为真真实实发生过的过去印在了我们的头脑里,除非脑容器损坏,否则那段过往就一定是被可观记录下来了的。但其实,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以及我们的心绪和意志,思维和观念,都在潜移默化地雕琢着那些记忆的片段。

    弥留之际的人头脑中的记忆一定是美好的,因为那时的记忆是人生将行结束时最终完成的历史雕塑。

    记忆成为了艺术品。

  • 吐个槽 - [枕梦语]

    2011-11-28

    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能耐下性子来读博客,写博客,而不是仅仅被140字的微博就搞得见字呕吐症?

    还有多少人上豆瓣是持有一种生活方式:在一个很大很大的group里寻找书籍,音乐和电影——这些都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去阅读,聆听和观赏。而不仅仅是,热闹喧嚣之后就呜啦啦一下散去。

    微博式微之后又会是什么?

  • 修行 - [枕梦语]

    2011-11-05

     

    一步一步,调整呼吸,按照每一个指令去操控我的动作。全身的肌肉会因此而微微颤抖,汗珠从发际,胸口间缓缓渗出。要不了多久,背心的衣服会湿掉一片。疼痛感会在持续中有所加剧。如果这个过程中停止下来,就不能得到提升。于是我加深呼吸,保持呼吸均度,收敛心性,注意力集中在眉心,用身体里每一个活跃的细胞去体会身体此刻的感觉。当疼痛感持续到一定程度,我选择坚持。呼吸变得更深,更缓,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伴随着痛感,快感产生了。

     

    这是第五节瑜伽课。

    我以为我不会对瑜伽产生兴趣,性子里躁烈的因子让我更喜欢爆发性强的有氧运动,譬如跑步、健身操之类。如果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定期上某种舞蹈课,譬如爵士舞,我一定会更开心。

    当我的身体因为持续的一些疼痛而让我变得心情焦躁,精神混乱时,我尝试着做一些简单的肢体平衡和拉伸动作。当发现每次做完之后,身心感觉愉悦,就知道这是一个有效果的锻炼身体和意志的方法。时间过得很快,简单的几个动作完成,一个小时很快就会跑掉。

    买一本瑜伽练习画册,以规范动作。这是在半年前了。两个月前,我去附近的一家瑜伽馆实地观摩了一下,认为有一个适当的氛围以及导师的面对面指导,会增加每次练习的深度。香港出差回来后,果断地去报了名,开始上课。

    我喜欢这种练习方式。通过对身体的操控来锻炼意志力,通过对意志的修炼反过来又使身体达到和谐。

    这不仅是一种练习,而是一种修行。日常的繁杂、散乱带来的焦虑、困顿以及精神上的痛苦,可以通过这种修行方式得以缓解,沉淀。精神的强大除了经历一些苦难的磨砺,还需要有一种正确力量的引导和充分的自省。以身进心,养神明志,觉得有所倚靠,精神上渐渐卸下负担,才会进入一个纯净的境界,此即为精神的强大。

     

  • 高潮 - [枕梦语]

    2011-10-30

    这个月更新了14篇日志,算上这篇,15篇。
    这是今年日志更新最多的一个月。
    今年的高潮就在这个月。
    剩下两个月,不知可不可以再创新高潮。
    Come on, 妖孽们,我需要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