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骄骄】需要一个男人

    我妈需要一个男人,我是这么认为的,至少这样才能使我得以解脱。她喝酒之后会塞着耳机扭动起身子,哼起歌来。一杯酒,一般还会比较正常。两杯酒,还凑合能忍受。如果达到三杯及以上,以我的经验,我会关照哈弟:我们最好找个我妈视线之外的角落躲起来。

    酒是好东西,在人类世界中,那些嗜酒的人常这么说。酒是个坏东西,那些深受嗜酒人之害的人也会这么说。我妈喝酒之后通常兴致高涨,眼睛眯缝着,神情轻快又迷蒙,沉浸在自己的欢乐世界中不能自已。最危险事情乃是在此时,当她兴致高涨到了一定程度,她会扑过来,是的,是扑过来的,拉起我的前爪,和我跳交谊舞。然而身高的差距常常导致最后成为一个她拉着我打旋旋儿的结局。我试图挣脱,她就像溺水的人逮着救命稻草一样抓得更紧。

    这还不是最糟的,虽然以我的两条小短腿儿站着跳舞是艰难了点儿,但至少我不会受到精神的摧残。她喝高了之后会抚摸我。通常主人抚摸宠物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情,但是我妈喝酒之后我是极力避免这种事情发生的。她的手比平常温柔,是的,当她清醒的时候她除了对我们大呼小叫之外,很少有好德性,尽管她会否认这一点,并且极力在外人的面前表现出一副慈母的形象。即便偶尔在我吃猫饼干的时候抚摸我,那力道也让我疑心她想把我摁死在装满饼干的饭盆里。然而喝了酒之后,抚摸我的手法则大不一样。怎么说呢,她抚摸我的手法让我觉得她把我当做一个男人了。

    她先是轻轻地抚摸我的头顶,然后轻轻地捏捏我的耳朵。她的任何动作都是轻柔的,接着,她会摸到我的胸口去,并且笑吟吟地说:“骄骄的胸毛可真是雪白呀!”边说,边把手滑向我柔软的腹部,然后再摸向胸部,然后继续摸向腹部……她就这么来回摩挲。

    腹部,是尊贵的猫科动物的柔软而隐秘的腹地,通常被触及是要发动进攻进行捍卫的。但是因为向我伸出魔爪的是我妈,我知道我进攻的后果是她狗急跳墙翻过来揍我,于是我就只能默不作声地忍受着这种屈辱。她一边摸,把我的腹部上柔软而顺滑的皮毛搅乱得跟一块脱毛的地毯似的,一边还说:“诶,骄骄,你的乳头真的也长大了嘞!你知道吗,刚刚带你回来的时候,我不会辨别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就看到你的胸口上有咪咪,我就把你当做女生了……”

    靠,男人不也有咪咪吗?男人的乳头怎么会长大?男猫的乳头也不会长大啊!真是把我气得,等等……她要干什么?!她把头凑过来了,不是吧,难道她要咬我的乳头?!

    我终是不堪屈辱跳将起来,一个空翻从沙发上跃起,窜到餐桌底下去躲起来了。

    太可怕了!

    她需要一个男人,我也需要一个男人,这样我和她才都能得以解脱。

    和我妈这样的女人生活在一起需要勇气,这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