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入的状态是一种接近变态的感觉,而从投入的状态中抽离出来回到现实中,不断地反复,就会变成失心疯。(把“投入”看成“插入”的同学请面壁自插入五下。)

    听Lana Del Rey听得我摇曳多姿,坐在椅子上都不老实。似说似唱,似调笑又似自语,听得我醉掉、化掉。她的嘴唇厚实丰硕。我喜欢这样的唇,吻上去一定很有质感。吸在口中的感觉一定柔似棉,软如瓣。

    某项网上测试我有双性恋的倾向,我拍案而起。对此我非常不高兴,神农遍尝百草,我却嘛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要让我去猎女人,我一百个不愿意。

    晚上洗澡的时候做了一次倒膜。很久没做了,今日做得很认真,于是穿上衣服后吹头发,发现发丝很柔滑,这让我很满意很开心。于是就拿着风筒在那里吹啊吹,左手换右手,头向左边倒又换右边倒,远看一定像一根海带飘啊飘。手指不断地插入到头发丝里,一遍遍享受顺滑的感觉。

    发丝滑落在肌肤上的感觉是很棒的,而这只能是别人的发丝散落在自己的肌肤上。我不是男人无法确认这一点,但我偏执地以为,当女人的发丝滑过皮肤时,身体是会有回应的。爱总是难以辨清,但欲望却是清晰的,因为它会有身体告诉我们,而身体不会撒谎。

    手指缓缓插入发丝,是为用力地抓住从而固定身体,以使这个身体臣服在自己的身下。从这一点上来说,发丝是一种性意味很浓的器官。

    旧时的女子留很长的头发,也是一种娱乐工具。日头西沉,没有网络和电视,只能掌一盏如豆青灯,彼此愉悦。握住一把青丝,轻轻一拉,便已入怀。再扯住后颈的细绳,轻轻一拉,片衣不挂。

    而如今的女人,白天要像男人一样在职场打拼,夜里回来也是一身骨头疼,短发更便于清洗。太长的头发意味着不事劳作或是乡土气息浓厚,也不便于女上位,披头散发、头发打结、挡住视线、换姿势时不小心被揪住踩住,各种尴尬和杀气氛啊。

    或者,或者我们换种轻柔的说法。当对方的手指顺着鬓角插入发丝时,宽阔的手掌覆在头皮上,体温从手掌缓缓渗入太阳穴,头部被捧在在手掌中,安全感和踏实感渐生,彼此相拥而眠,像婴儿般心境澄澈,没有滋扰。

    此番一眠不愿醒。

    已经凌晨,我要睡了。我对自己很不人道,这一点不太好。

  • 腹黑女 - [情色男女]

    2011-10-18

     

    多数时候我对年龄丝毫不介意,我一直片面自信地认为,三十岁的年纪是一个女人进入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开始,这个阶段开始褪掉二十岁的青涩和懵懂,幼稚和轻浮,当然,我时常也会犯着傻做着二逼的蠢事,但这不能从根本上否认我的人生要向一个更高级阶段迈进的大势头。

    不过,这种观念在某些情况下会驱使我去成为一个腹黑女,稍微不留神就会掉入到这个陷阱里去,所以我异常小心,非常当心。我一直知道,我当然可以腹黑,当然可以暴烈,但是不要成为那种羡慕嫉妒恨标签下的大龄女,不要一副欲求未满咬牙切齿的三流档。二十岁人有他的嚣张法,六十岁人有它的婉约法,每个人都是从二十岁走过来,运气好都要走到六十岁。

    当看着二十岁的女子戴着无镜片黑框,从头顶的角度自拍大眼大脸撅嘴照时,坦诚地说,如果拍出来的不是一张漂亮的具有麻豆感的照片,我真心控制不住心里别扭。尤其当照片主角是活跃在我有兴趣的男人们周围的人但不肯定他们关系如何时,我不确定心里头打翻的是醋瓶还是火炉。这种心态是很危险的,就好像二十五岁羡慕十六岁的女子的宛若处女,四十多岁嫉恨三十多岁的风情妩媚,五十多岁的怨恨四十多岁的你丫怎么还不绝经一样。

    所以我总是教自己要以包容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但是这种自我幻化的过程不时会遇到阻隔,就譬如那天在酒店午宴时,终于在人堆里找出了电视台的那两名记者,我当时一激灵就差点从高跟鞋上崴出去。我brief了一下后面的安排,但是有点磕巴,原因无它,因为我脑子里一直在反复地跟自己提问题:这个女孩成年了吗?我没有联系错人吧?她是栏目的主持人?我现在是在做梦还是醒着?

    无镜片黑框,美瞳彩片,瞪着十六岁宛若处女的眼神,眨动着厚厚的睫毛,发出“唔唔嗯嗯”的声音,我的思路一再被打断。

    后来我查了下资料,她是娱乐节目主持人,这是我找出来用于说服自己的唯一理由。同行的男孩子还是蛮有型的。我只能暗暗吸溜一下口水。现在的世道是,年轻男孩子都在往成熟里装,女孩子们都拼命往幼齿里装。

    我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正如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70后女士吐口水看不惯很多80后女子跟男上司拍照胜似情侣,我会觉得问题在她自己。这种心态很好理解,以此类推就能得出我以后很可能会吐口水说看不惯90后和男上司拍照亲密胜过我一样。这种心态是纯粹的嫉妒,前提是把天下成熟男人都划归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而年轻女子的亲昵行为则是一种挑衅,类似于其他母猴子向自己范围内的公猴子露出红艳艳的屁股一样。作为领地内的母猴一定会生气地把猴崽子从奶头上拔下,再把双奶往两肩上一甩,气咻咻地跑出去啸叫大战去。

    和异性拍照,在某些情况下亲密一点也要不介怀,即便你知道拍照的女角心藏它意,但要警醒的是男角,这是一。二则有些事情当真不用太计较,拍照是你看得到的,看不到的你才该去计较,如若计较无法,则睁眼闭眼地去。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心态要松弛。说句难听点的话,大龄对女人最大的威胁和谋害,恰恰在于本该阔沃松弛的精神变紧张了,本该紧致的地方呢,它又松弛了。

    真不堪。

     

  •  

    某女近日与某男处于纠葛状态。
    气脉不和,分泌失调,几近崩溃。
    冷战,争吵,饮泣。
    直到某日夜里,男人醒来与女人在床上鏖战。
    将女人睡裙奋力扯烂。
    嘶嘶啦啦的薄裙破裂声伴随阵阵潮声……

    翌日起来,女人气色圆润,心脉平和。
    明显回归分泌平稳状态。
    不时拣起那条撕破的睡裙出神,发呆,傻笑。

    这个故事的寓意在于,
    男人们不要以为钱包鼓了就万事ok,女人们就像潮水一样涌来。
    有时候鼓鼓囊囊的荷包不如强悍的体力,
    后者能化腐朽为神奇,顷刻之间搞定长期顽疾。
    不信?
    可以试试看。

  • 清晨被猫儿的叫唤声吵醒,接着又混沌地睡过去。

    梦见和一个男人一起,谈笑之间,彼此轻触。
    本以为剧情是我和这男人会×××,正期待之际,却来了一群女人。
    这女人当中居然还有海月。且当属我和海月××最久。
    于是便和这几个女人颠鸾倒凤,大汗淋漓。
    我们不仅在床上,还在沙发上。
    然后场景换到一处破败的旧屋。
    我们一面要躲避可能会突然而至的路人,一面要尽兴。
    又紧张又刺激,将欲行至高潮却又被突然阻断。

    梦里那种酣畅的感觉居然如此真实,
    以至于小腹酸痛到醒来。
    我惊觉是不是要来月经,钻进被子查看——虚惊一场。
    正琢磨是怎么回事之际,肚痛难忍。
    迅速起床冲进卫生间。

    原来拉屎和春梦有如此紧密的联系。

  •  

    听说《欲望都市2》要开拍了,真是止不住的高兴啊。
    虽然这个消息还未被大面积证实。
    看到这四个女人,并不是看到女人不老的传说。
    而是让我觉得,女人老了依然有传说。
    生活依然有色彩和乐趣,关键是那种自嘲的精神。
    面对生活中突然而至的男人、性和爱,就像小女孩得到奶油蛋糕一般发自内心地欢愉。
    面对生活中永远无法避免又时不时出现的困顿、失意和无奈,
    保有一点自嘲的态度,潇洒而又懂得。

    当被生活折腾的时候,我们活得像狗一样。
    当生活暂时不把我们当狗一样折腾的时候,
    女人们,折腾吧就。

    九月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