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信—

    第一眼看到你的博客就很喜欢你的风格,我还在努力的看完你博客里的每一篇文章,我觉得看完你的博文真的渐渐能够明白很多事。好久都没有好好的看过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或是用心去写一些自己感受,每天在专业课本里打转,那些枯燥无谓的专业术语 也让自己变的很dry。我出国几年,我觉得自己想法变的单纯,变的单纯的像那个未经世事的无知少女。

    17岁那年我喜欢上一个人,她和我一样是个女生,在很多人的眼里这种爱情是不被允许的。可是在心里我却认定了她是我这辈子愿意放弃一切都想和她在一起的人。我等了她两年,我们远距离恋爱了两年,虽然很辛苦可是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见面。

    前不久我们分手了,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很爱她,可是却也很恨她。我不计较她之前的一切,我不介意她的谎言,或许因为我觉得我是个健忘的人,只要相爱,我可以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可是这次不一样,我觉得她和我分手就像当初她甩掉她的前女友一样。我很清楚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当初她和我一起也是不顾她前女友的感受把她一个人丢在国外,然后继续和我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现在事实证明只我有还一直那么在意我曾经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知道她从别人那来,总有一天会到别人那去。今天有一个我,明天永远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

    就算我心知肚明,可是我还是陷下去,而且陷的很深。她总会说很好听的话哄女生开心,她总会写些有的没有让人觉得她把你放在心里。这4年来我都以她为天,或许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了,可是在我心里她是唯一一有出现在我未来憧憬里的人,我以我的承若为目标,我以为她对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分开已经2个月了,我每晚还是会梦到她,梦到一切很不现实的梦,梦到自己都觉得痛的梦境,梦到我想对她拳打脚踢。我的心里恨她,可是却放不下。我知道她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可是她对此时却绝口不提。她每次和我说话的态度都很像那种很friend的关心问候,但又带着些许的暧昧。我的朋友说她现在是又要甩人又要装的很绅士,我几次下定绝心要去忘记,却次次都被她那不经意的话语打乱。

    喝了点酒所以心情很乱,希望你不要介意和你说了这些有的没有的。我觉得心里很难受,想找个人说说一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话,可是我却不不知道怎么和身边的人开口。

     

    ------------------------------------回信分割线---------------------------------

    1.每个人在感情里都会如同陷入泥沼一般,有种越挣扎陷得越深的感觉。都会觉得自己的这段感情别人都难于理解和体察,唯有自己知道有多艰难。

    2.“我知道她从别人那来,总有一天会到别人那去。今天有一个我,明天永远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你说得很好,其实你的内心底里清明得很,只是目前觉得这段感情很美,暂时还不愿意脱下爱情这袭华袍——既美丽又沉重,既梦幻又刺痛。这就是爱情魔幻毒剂,致幻的美好,带点点痛和欲罢不能。所以,爱情的本质和毒品是一样的。

    3.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走出来的。这世界上的每个人,恐怕都经历过属于自己的那个撼天动地的巨大爱情。每个人都带着一身疲惫和伤痛最终走出来,每走一步,都忍不住回头看一眼泥泞中的足迹,看的时候又一次心如刀割,既是不舍又是怀念,既是自虐又是享受。

    4.不要以谁为天,因为有一天他撤走了,你就得自己打补丁来补天,这个不会比电脑系统自动下载打补丁好玩。所以最好自己给自己一片天,自己在自己的天空下自娱自乐。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样,有的人天生就是被动的性格,天生就只会等着别人来愉悦自己,也没人可以完全独自撑起一片没有漏洞的天空。性格似乎不能改变,但态度可以改变。我现在相信的是,态度在很大程度上能帮助我们改变一些习惯,这些习惯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铸就了我们以为的不可改变的性格。

    5.不计较对方以往对你做的一切,包括他的谎言、欺骗和伤害,如果不是因为真的生理学上的健忘症,那就真的有点活该的意思了。天生健忘的是病症,没法责怪这样的病人。但一次次受伤又一次次选择自我麻痹和遗忘,怎么说呢,缺心眼儿是疼爱你的说法,但其实是咎由自取。凭什么你就该让别人一次次伤害你呢?你的遗忘不代表你大度,也不能为你的爱情增加多大伟大的光辉。当这段感情结束很久之后你再反过头看看,你努力一言不发,因为你怕自己一说话就走漏了心底里暗骂自己蠢货的心声。

    6.忘不掉一段感情的原因有两种,一是时间不够长,一是新欢还没出现。我不知道你现在几岁,但肯定离人到中年还远,想来不过二十几岁。人生的大好年华,不要总嫌生活dry,快乐和滋润要自己去寻找。不要总是沉溺在莫名其妙的感伤情绪中,等你过了三十四十,会惊觉荒废了大好年华去演一出没有观众的苦情戏。

     

    要过年了,借着除旧迎新之际给自己的内心世界做个深刻反省和新的计划。在人生这张大试卷上,拿满分不可能,但总要把前面试题丢的分在后面试题补起来,“眼下”就是这个“后面”试题。

    这些话不是训诫你。说给你听的,也是用来自勉的。

    祝好。

  • Just live it - [对她说]

    2011-11-18

    Tag:生活 来信

     

    猫女!

    看到你更新的文章,说你被人“欺负”,可以这么理解么?

    感慨你比我坚强,也看得清前方。

    一定是要经历这么多肮脏的东西才算成长么?成长是否有个终点?

    相信你会处理得很好的。

    还好你在成都,有可爱的猫猫陪着你,偶尔你的亲爱的妈妈也可以来照顾你,肯定把你养得皮肤好好,身体棒棒!

    所以呢,虽然你很健康,很少像我一样感性地把一些小忧虑就扩大为大灾难,但是偶有小情绪,看到了,也觉得应该跑过来拍拍你,安慰下。

     

    上海还是又下雨了。曾经我讨厌雨天,所以去到北方,现在我慢慢喜欢雨天了。

    我相信命运总是在冥冥之中把人带到最适合她的那条路上。不论过程是艰辛还是欢愉,慢慢的都会感受到老天爷的善意。

    告诉我自己,耐心等待!

    谢谢你的陪伴,和我们分享你的好心情和坏情绪,这样的遥远相识,于我自己,也是一个榜样,值得效仿和学习,再来,也让我一厢情愿地把你当朋友。

    期待你有各种各样,不论是嬉皮还是“流氓”还是哪种颜色的文字,我都很喜欢,觉得都很畅快,很自由!

    希望我们一切都好!

    ——From 麦麦针

     

    ---------------------------------------------------------------

     

    在不到24小时之内,收到姑娘的豆邮,如此关照,便不由自主地贱慨:能得到关心,就算是再被欺负几多下,看来也是不错的。

    成长没有终点,挑战永无极限。小学三年级,跟班里男生打架,一个大胖子,其他男生围观,嘘声,喝倒彩。四年级,一个暗恋很久的小帅哥当众取笑我,还在另一个女生的唆使下往我的饭盒里放粉笔末,吐口水。那个神通广大的女生让全班的同学都不和我说话,包括我最好的朋友,都不敢主动和我说话。她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也不是绝色倾城,相反,她嘴唇薄,上唇翘,眼尾略上勾,鼻子小,鼻梁塌,现在来看,这面相就是个牙尖饶舌的人。也不知她能有如何神通广大的本领,可以使得我成为圈外被孤立的那个点。五年级,被高年级生骚扰,回家路上常遇到小流氓勒索。六年级,被一个未经我许可自称是我干姐的高年级女生给介绍同年级一男生,求交往。不干。于是常常被各种滋扰。

    所以,我的少女前半期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囧有点无趣有点小困扰的时期。我常常回想,如果那时候我再遭遇惨烈些,也许现在会更加铜墙铁壁。

    成长没有终点,如果我们能活到乌龟王八那个年纪,也许人类世界会是一片绿色和平低碳和谐的社会。

    非常开心并感谢你的安慰,就像你所说的那样,跑过来拍拍,安慰下,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除了不能喝酒这件事令我倍感愤懑之外,以及三只猫不时踩到我头上兴风作浪,再及我妈成天把念叨当做一种修行,其他的,也都学会凑合着过去。即使有潜藏的问题,但只要不是迫不及待的,就不去理会它。原来我总是有一种思维,就是发现问题,一定要fix it。其实这是有问题的,后来在某个时候我忽然明白过来,人生就是要伴随许多问题共生的,这些问题中,一些是要到某个时候才能解决的,想早解决也解决不了,急也没用。一些是需要花很大力气才会解决的,这个过程伴随着思考和寻找解决方法的焦虑。而有一些问题,则是终其一生都无法解决的。是逃避还是面对?是坦然接受还是拼死抗争?即便是接受,也有接受心态的选择。即便是抗争,也有方式方法的偏重。

    前两天写公司邮件,忘记前后是怎么一回事,忽然发现这么一句话:

    Just live it.

    就是这个意思。

    今天溜达出去买了几件衣服,可以臭美上一阵子。到家来又挨个儿试了一遍,对着镜子对着猫,臭屁兮兮的给我妈看给老牛看,然后追着给猫看。可是这厮们除了妙鲜包,从来对养育它们多年的我是没有审美兴趣的。后来,我就采取蹲在茶几旁啃不辨公母的大闸蟹,让丫们尽情眼馋的恶性报复。这是我素来重视的对自己贱格的锤炼,修行而来的——即便众生鄙视,依然自得其乐。

    尽管上海在下雨,周末了,还是要计划一下,是不是可以约上同在一个城市里的朋友或者老同学,一起见个面,喝个茶。或者,一个人的话,去书店逛逛也不错。假如能在书柜的一个角落翻到一本好书,让自己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怦然心动未必一定要有男人神器神棍神马的。不想去健身房,也可以自己散散步,或者在傍晚围着小区跑跑步。跟在异地的朋友电话或者网络联络一下,交流除了增进感情,兴许能得到一些新的启发。

    自从上次大病之后,我开始教会自己,把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尽管不是随时能做到,但我希望自己能有一种这样的心态。用劲,达观,珍惜时间,看开纷扰。

     

  • Tag:生活 来信

    早晨醒来,都习惯拿过手机,刷刷围脖,上上豆瓣和博客,收收邮件。

    今天早晨,收到了两封邮件。

    其中一封,一个人和他窗前的树的故事。其实,也谈不上故事,没有起伏的情节,只是一些心绪。但是在清晨读到这样闲散的字,看到那些翠绿的照片,会觉得眼前的阳光十分可爱。

    另外一封,是一个姑娘长长的一封信。还没来得及抽出时间回复她,却在昨日的博客贴出来之后,她自己想了很多。在我看来,她基本上都想明白了。

     

    ~*~*~*~*~*~*~*~*~*~*~*~*~*~*~*~*~*~*~*~*~*~*~*~*

     

    我,阳台和树 (edited)

     

    我的兴趣大部分时间停留在那些不同的树叶上,就这样,在不同的季节,早晨,傍晚,或者其它任何时候,甚至深夜,我会探头探脑,或者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看着他们依附的树木。有些纯粹是叶子,也有些长着不知名的果子, 他们大都是绿色,有不同层次的绿,但也有一棵竟然有很少一片红色的叶子纠集在一起。

    有一次我坐在客厅里面望外看,阳台的落地窗关着,我看到那片红色,最初很自信的认为那是家里那架红色钢琴的影子,过了一会,我又不肯定了,又思考一会,禁不住打开窗户,走出去,察看到底是影子还是实物。

    从上海回来后,我坐在阳台上的时间大大增加,估计是上海缺乏绿色,又过于热闹,让我很怀念这绿色里面的安静。 坐着的时候,如果不是看书,那么基本就是盯着这些树木发呆。 终于有一天我想起要把他们画下来的想法了。

    在回来的飞机上看WOODY ALLEN的一部老电影。那个女孩,我已经不记得她的名字了。

    我开始了画树的过程。 第一棵树是我想象中的树,也就是所谓的印象派了, 第二棵树我尽力写实,企图用中国画工笔的方法,可是到了最后,我感觉自己要变成一个女人了, 我就留空了右下角,无力维系了。 这基本是我过去两个礼拜和阳台及树木的故事。

    关于看树和空想我其实有更多的专业意见,不过越专业也就越无趣。 我想到的是这些我看着的树木会每年都出现差不多的树叶,等我死去后,它们还是会在那里。 在那个阳台上的周末早上,我开始兴奋的写一篇小说,一个盲人姑娘的故事, 她的爱情,她的生活的味道,她怎样接受绝望。

    在画完树木以后,我又开始画自己,画那个经常看着树木的男子。 有趣的是,在画脸部的时候,对年龄的讨厌升起,鼻子两边的法令纹(我专门查了那皱纹的名称),我实在觉得在画布上很突兀,在最后我有意添加了过度的白色来抹去它们该有的深度。看啊,最后的样子多么年轻。一个害怕老去的人。

    这个阳台其实没有什么故事,就是一个人在上面的一些零星片段。这么浩大的世界,我花这半小时的时间来纪念这个阳台,是一种严重的同情心,至于同情什么,我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