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处 - [枕梦语]

    2011-05-09

    Tag:

    这里时常被阻隔。如审核,RSS输出不正常等问题。
    暂时想换到另一处试试看。
    有兴趣的同学请给我邮件至erotolily#sina.com,告诉我你留言时常用的ID名。
    这里还是会保留。今后会回来。

    谢谢。爱你。

     

  • 暴雨过后 - [流年碎]

    2011-05-09

    Tag:生活

    临近午夜,闷热难耐。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不时有闪电劈过天空。砸进怵目的亮白。
    不会儿,下起了暴雨。终于可以安然入睡。

    清晨起来,外面的空气清新了许多。
    周一。新的一周开始了。
    每周都像是一个小小的跋涉,周末是悬挂在竹竿上的苹果般的期待。

    开始吧。

  • 新年快乐 - [流年碎]

    2011-02-03

     

    过年前两天,城里路况变好。公司到家只用了二十来分钟。

    喉咙痛得不行,不时咳嗽。晚饭时喝了点儿红酒。虽然知道不宜喝酒,但寻思着这一点点酒不碍大事,因着这心底里的起伏澎湃,因着这过年期间人人逃离的弃城,在寂静又空落的城中听着隆隆的炮声,漆黑苍穹上盛绽的点点烟火。没有酒怎么行?

    还没有到微醺的量,可睡到夜间肺经运行的时候,还是猛咳嗽,咳到腰背扯着发酸。节后看来又得去看医生了,之前吃中药,腰酸的症状好了些,想来是前半个月出差奔波,休息不好,应承一堆人和事,于是又有些操劳过度。我同CC说这事儿,又说着那个中医的治疗理念和之前看过的医生都有所不同,丫撇着嘴嘀咕:“你是操劳过度?嗯,是的是的,操……过度。”

    擦。

    我一直琢磨着要把骄屎大带出去溜达。买来了绳索。但被取笑了,有谁见过像遛狗一样的阵势遛猫的?搜狗拼音里都没有自然而成的“遛猫”这词儿。当然,我还买了两个航空箱,为的就是某一日可以把三头家伙都能够带出去。尽管目前来看:

    骄屎大是假大胆——每次开门进屋都要趁机钻门缝逃出去,搞得自己很有野性一样,每次从消防通道跑到楼上去,就蹲在同样的1号门口,以为是自己家,其实都已经跑到楼上好几层了。楼层都不会数,还装野性,鄙视之;

    小二哈是假桀骜——要它怎样它偏不怎样,要抱它它挣扎,要亲它它反抗,要给清洁耳朵它就像被推上绞刑架一样死命挣脱,哪儿像抱着一只猫,分明就是抱着一台大功率电动马达,三两下我就给推踢蹬拽到傻眼。一旦有生人来,就吓到一直蹲在餐桌椅子底下,抑或藏到沙发下。这真让我叹服,得要怎样能耐才能把圆柱状的身体和包子样的脸弄成大饼状塞进沙发底下呀!

    三阿福是真吃货——除了吃和睡,它的猫生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逗猫棒也没兴趣,毛球也没兴趣,铃铛也没兴趣,乒乓球也没兴趣,没兴趣没兴趣,统统没兴趣。哦,忘了,还是有的,就是悄悄飚尿圈地。丫比骄屎大聪明,不会尿一大泡,罪证太明显会遭到彪悍猫妈的一顿暴打。只留三两滴,让我无法找到确凿的证据却隐隐觉得有异味。新年拎回来的一盒炊具,也被呀在纸盒上做了记号——“这是我的”。

    尽管家里常常飘飞着毛球,衣服上常年沾上猫毛,对它们抱着厌嫌的恨,然却忍不住又要亲近它们,恳求它们向我装一回乖——尽管这常年处于落空状态,以至于我看到听到别人家的猫很会献媚就羡慕嫉妒得牙痒并同时为自己的命运哀叹。人性至贱在我身上得到了深刻地写照,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渴望。越是被贱视被侮蔑的,越是要谄媚巴结和讨好。

    是它们,让我看到了我的贱。

    所以,我越来越爱贱贱的人了。

    所以,我身边和我很亲近很要好的人都有着贱贱的根性的。

    表打我……

    新年快乐。

     

  • 讨厌这里 - [妖言惑众]

    2011-01-08

    Tag:女性 情感

    跌入甜蜜幸福窟窿中的友人给我抱怨说,她现在特不爱读我博客上的文字,觉得特别扭。

    这个我一直知道。

    真的,这里不适合幸福感较强的人,也不适合正在幸福中的人。我想,也许来这里遛弯儿的人可能是对生活有些敏感,承受着一个人人生路的轻微孤独感,对生活时而充满向往,时而又沮丧到极点,对情感和爱有渴求却对外界保持着一点小心和戒备,谨慎和怀疑的人。当然,也还会有窥视的,也还会有打酱油的,不一而足。

    我跟友人打趣道,你别来这儿了,真的,会降低你的幸福感指数的。等你某天分手了或者离婚了或者女儿私奔了,你再来,也许就不那么讨厌了。

    最后我获得了我最为讨厌的一顿暴掐。

    干什么不好偏要掐,免费给摸都不要。

    这些个女人。

  • Tag: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