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迪克牛仔 - [流年碎]

    2008-09-03

    Tag:

    早晨起来,洗漱。
    我走进去拿东西,老牛满嘴泡沫,扑哧一笑。
    我:“笑什么?”
    老牛:“你这头发怎么跟迪克牛仔似的。”

  • Sleeping Style - [流年碎]

    2008-08-10

    [点击看大图]

    睡姿之可爱又丑陋,还裸露小鸡鸡。你这是要像我们证明你的确是男生吗?

    好吧,假如你能诱拐个把猫姐姐回家的话……

  • 人身上最可悲也最可鄙人性之一恐怕得算上谄媚,明知不可得不配得却依然讪笑陪上一脸。

    娇娇现在是家里的君王。每日早晨老牛醒来的第一声叫唤就是娇娇,而娇娇,总是雷打不动地在闹铃响之前十几分钟开始叫唤。下班回来,最先张望的也是娇娇,而它呢,知道自己倍受宠爱,于是很懂得把握和控制人对它的喜爱。

    它会让你摸几下,但是休想轻易抱上它。否则它会狠狠地咬人,我和老牛的手上现在到处是伤,新伤旧伤添一块儿,整个手背都花掉了。每每在台灯下数我们的伤疤时,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忧伤。想想吧,虎毒不食子,这只以为自己是老虎的hello kitty居然还食父母。

    娇娇似乎很憎恶我说它是hello kitty, 一次它躺在地上正舒坦,我谄媚兮兮地凑到跟前摸它,一边摸一边拍马屁:哎呀,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你快和kitty猫一样漂亮了。它听到这里,抬起下巴,斜了我一眼,我还自顾自说着,它就咬过来了。但凡以后我一说hello kitty, 它就一脸不快,甚至动粗。想来是不喜欢被比作女猫,二来恐怕真以为自己是老虎。

    在它眼里,我是悍妇老牛是弱夫,所以它爬床时若是老牛对它吆喝,基本视若无睹。只有我大吼一声,它才会像炮弹一样地从床上射下来。为什么欺负老牛更多一些?因为老牛溺着它惯着它。任凭它咬它抓,只是嗷嗷地猪般惨叫,却从不还手。晚上卧室玩儿的时候,他也这么叫唤,我赶紧制止他。这墙隔音效果不好,大晚上地这么叫,就不怕人家隔壁住户疑心我们天天晚上玩儿SM吗?

    有时候娇娇玩儿high了,老牛被咬得太厉害,也只是自个儿生闷气,却不曾打它。偶尔见他出手,也只是象征性的,我急得气得一旁大声骂道:你这是打它吗?这是摸它呢吧!!!

    刚来那会儿才一个多月大,因为出身贫寒,常常吃不饱住不好,所以刚带回家那晚,吃掉了一根火腿肠。可怜见的,这么小,这么饿!给什么吃什么。小时候还常常让抱,人坐定了,它就摇摇摆摆地跑过来,蹭到身旁,或者蜷在怀里,可乖了,我和老牛幸福的不得了。

    可好日子不长。现在呢?不要说火腿肠拌饭了,火腿肠都不吃,买回来的两大包火腿肠成了有待于我慢慢消灭的任务。过去还会跟我们一起吃吃卤牛肉,炒的猪肉,现在都不吃了。恐怕是因为上次老牛替它说了一句话“别把我当狗养”,它就真把自己当另类的。现在除了鱼,连猫粮都不怎么感兴趣,我们只好把伟嘉和喜悦的猫粮换着喂它。至于抱它?除非它在睡觉,或者刚睡醒,还能抱上几秒钟。有时候趁它睡觉抱起它,它就像下意识一样地还会突然张口咬过来。

    这个白眼狼。

    可偏偏是,越是摸不着抱不着,越是猴急猴急地想亲近它。清晨它总是在卧室门外长一声短一声地叫,明显是故意的。有时候打开门,发现它背对着卧室门坐着叫,姿态之悠然自得,根本就是一副“我起床了你们也得起床陪我玩儿”的无赖样。叫门之后一开门,它就会跑进卧室,一边是它楚楚可怜地叫唤,一边是老牛声情并茂地呼应。这分明就是俩失散多年的父子相见的场面,可每天早晨都在上演。

    它肚子里有小虫虫,给吃了打虫药,于是每次它拉屎我和老牛都会屏息在一旁观察,看看有多少小虫给打出来了。之所以屏息,一是由于怕惊扰它,二则是它拉的屎太臭了。每次我和老牛观察完,都会一边捏着鼻子撇着嘴,一边说娇娇你简直臭不可闻。

    不知是不是这个习惯让它给学会了。当我们上厕所的时候,它也会跑进卫生间,如果是小解,它就站着看,如果是大解,它就坐下来甚至趴下来慢慢看。很认真很学术的样子。尤其当老牛拉屎的时候,奇臭无比的气味让它遇到了知音一般,跟老牛对着趴下,远看还以为俩家伙在录制名人面对面节目。

    今晨醒来,因为不用上班,于是我就抱住老牛,也没什么企图,就是抱抱,亲热一下。可是娇娇开始叫唤了,俩人见着,又开始上演父子相见的故伎。我恨恨地背转身,动作过猛,差点撞墙上去。老牛转过脸,一脸淫邪地说:你是不是还没满足……

    话没说完,被我从身后补了一脚。去你的父子相见去!

  • 骄傲的姿态 - [流年碎]

    2008-07-25

    >>放大

  • 猫和女人 - [流年碎]

    2008-07-14

    老牛出差,烂醉于网络,眼皮打架了却仍是泡着网、爬格子,终于在凌晨四点后睡下。

    夏雨之后的夜带着清爽。路灯明亮,树叶婆娑。对面楼只有几户亮着灯。阳台上到处是娇娇的东西,屋里地板上也是。鞋带,草球,小木棍,牛奶盒,塑料袋,一块糖。它对新玩意总是充满好奇。一根小木棍可以玩上很久。和猫接触得愈久,愈是发现其身上有许多特质。这些特质令人深思,值得玩味。

    睡前还跟娇娇折腾了一番,这夜猫子半夜爬起来在客厅里玩得倍儿欢,只听得外面声响不断。我追出去,它就藏起来。我刚躺下,它就开始闹腾。

    每日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最多,但是最敢欺负的人却是老牛。老牛一向惯着它,溺着它,任由它抓咬,全身上下伤痕累累,旧伤未去新伤又添,可却是痴迷于这样一个小东西追着他,周末常是几个小时跟它呆一起,不腻味。

    而它是惧我几分的,有时正在作案,听得我的脚步声或者吼声,便立刻奔命一样藏到沙发底下、凳子底下或者窜到阳台角落里躲着。这猫最显笨瓜之处就是明明暴露于人的视野中却总以为别人看不见它。好端端一只猫,做坏事做多了,偏偏带着贼相。这颇令老牛气结。

    但逢老牛出差,我就像老师因病停课的学生,兴奋地撒野。泡网,读小说,喝奶茶可乐,吃垃圾食品。不用做饭,午饭晚饭都是随便打发。今日叫了奶茶和布丁,晚饭吃前几日做好剩下的辣子鸡,放点藕片进去。作息紊乱,全然不顾黑眼圈日益浓厚。放假了,正好躲在家里,不用见人,不用收拾打扮。随手挽个髻,游荡在家中。有时出门去菜场,烈日之下我会去看自己的影子。总是想,会不会屋里呆久了没了人气,日光下便不再有影子。

    有时和它说话,多半是在教训它不要爬这里不要咬那里。它自然是听不懂的,不等话训完就又被一样东西抓住了注意力,要奔将过去。女人唠叨,男人受不了,但是对猫却无妨。不想说话时各干各的,寂寞了,跟猫逗闹一阵,它总是会回应的。

    娇娇玩累了就窜到桌子上,趴在鼠标垫上睡觉。我到客厅里接电话,它就醒,跟着跑到客厅里趴地板上。它需要有人陪,但是却并不欢迎随时的抚摸,猫之于狗的不同就在这小小的一点桀骜不驯之上。它要的亲密总是带着一点自尊的距离感。

    这个不会说话的伙伴,只需要它一点体温,就能帮我驱走寂寞感。睡觉时身子渐渐松软,舒展开的时候会一不小心掉下桌子,然后又爬上来继续睡,继续没心没肺地舒展到再次掉下去。有时甚至把脑袋和前半截身子都伸出桌子,一点不惧怕梦中摔下的惊悚。

    敲键盘累了,顺手摸摸它的额,下巴,小爪。我痴迷于抚摸它爪子下的肉垫,每每揉捏,总是一副中毒般的痴傻相。看见它露出点点的舌尖和优美的下巴弧线,忍不住想去亲吻。

    一盏烛,一盆草,一只猫,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