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鸟人 - [妖言惑众]

    2011-12-04

    Tag:女性

     

    所有人都安静地在咖啡店里做自己的事情,进来三个女人,叽叽喳喳地点餐,又对小孩子嘘寒问暖。从点餐,付款到取饮品,嘴巴就没停过。她们翻动嘴皮的速度很快,噼里啪啦,谁都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但谁都知道那里杵着几个女人在说话。

    男人们对女人的刻板印象里有一点是:话多。真的不知道,有些女人的话为什么可以这么多,从天气状况谈到穿衣服的多少,再到衣服多少钱,哪里买的,身材胖瘦,孩子功课,身材胖瘦,又回到衣服上面,被店员叫拿饮品的声音打断,取了饮品之后,又开始接着说,从加没加糖,到自己做菜放不放糖,放不放辣椒和醋,再到婆婆喜欢拿拖布拖地但是自己很讨厌这样因为这样地板容易滑,说了多少次婆婆都不肯改原因在于拖布便宜而她商场买回来的拖把太贵。说到这里她打住了,又跳到另外一个话题上去了,但是在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她的婆婆是在以一种坚持来抗议她的“奢侈”,因为一个五金店卖的拖布只要十五块而商场买的高级拖把要八九十块。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让人厌烦。即便身为女人,也会有这样的感受,这算是过分自知还是缺乏包容?

    男人在做事的坚持中找寻自我存在感,女人在和别人的闲聊中比较衡量自己的境地和地位,同时在倾诉中获得情感认同,以此获得存在感和安全感。所以为什么服饰潮流能带动的是女性,除了女人在社会性别角色的长期固化中担任了一种“展示美丽”的功用之外,还在于女人也更主要通过这种展示来获得关注、肯定和稳固。女人的闲聊多数时候是没有意义和建设性的,这种意义即体现在说过之后她很快就忘了她说了什么,为什么要说这些。建设性即体现在这些闲聊对她反观和自省没有太大帮助。反观和自省需要的是思考,而不是闲聊,虽然交流可以起到一种作用,即在和别人交换意见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问题,同时予以矫正,但女人的闲聊不同于我所指的这种交流,它更多地发生在同一个圈子里的女人群当中,也就是女人会跟和自己生活观念、价值观念、情感模式相似的同性去交换意见,目的不是为了帮助反观和自省,而是获得对方们对自己行为的认同、观念的情话,情感的共鸣,以此来固化自己已有的成见或是行为,同时获得一种自以为是的价值判定(这样是对的)。

    同样是一个女人带着小孩子进咖啡店。这个妈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玩手机,陪着小孩子在桌子上做作业。小孩子忽然抬头说,妈妈,你转过来朝着我嘛。他要求她妈坐正身子,面对他。年轻老妈说,你快写你的,管我做什么。小孩子说,我想看你的正面嘛。他妈依然看着手机,随口应到,为什么啊?小男孩很认真地说,我觉得你正面比较好看。

    妈的,这句话太man了吧。老纸遭不住了。如果能用种瓜技术种出这样一个孩子,我想我也许会在一时意乱情迷之中要一个孩子的。

    此时,咖啡店里已经安静下来。那三个女鸟飞走了。

     

  • 刑具 - [流年碎]

    2011-11-29

    Tag:生活

    高跟鞋是刑具。

    我的脚丫子这几天已经很疼了。尽管我依然装丫挺的淑女,穿着它,一副轻挪莲步的盈盈之态。若有人问:哟,您脚丫疼吗?我会轻轻一笑:啊,什么?牙疼?今儿天气好像不太好哦是吧……

    但我一到办公室或者一到家,立马踢掉它。

    女权主义者应该鄙视这些东西。是的,作为一枚附庸风雅的为女权主义者,我很鄙视它。

    但是我更鄙视我自己,因为我还是贱格兮兮地要穿它。

    所以,我琢磨着要买一双可以搭配通勤装的平底鞋来穿。

     

    可以彻底鄙视这个败家娘们儿了。

     

  • 吐个槽 - [枕梦语]

    2011-11-28

    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能耐下性子来读博客,写博客,而不是仅仅被140字的微博就搞得见字呕吐症?

    还有多少人上豆瓣是持有一种生活方式:在一个很大很大的group里寻找书籍,音乐和电影——这些都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去阅读,聆听和观赏。而不仅仅是,热闹喧嚣之后就呜啦啦一下散去。

    微博式微之后又会是什么?

  • 洋盘吃咖啡法 - [流年碎]

    2011-11-26

    Tag:生活

    咖啡馆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能看到花样百出的人,能听到别人的八卦。

    我不是窥私癖。只是有人在耳旁身后低声喋喋不休但又不至于到干扰的程度时,会促发我源源不断的灵感。

    打字无聊时,抬头看看进来的顾客。有的是第一次进店,被店员一忽悠:“请问是要最大杯的吗?”在抬头张望悬挂的饮料牌时不知所以地“呃啊”了一声,店员就biu地摁下了收银机的键。于是一个看上去很魁梧但面相却分明就是中学生的小胖子很快就捧着了一大杯拿铁。我很担心他今晚会睡不着觉。这样的话,他就只有躺在床上想念坐在前排的前排的左边的前边的那个扎马尾辫的女同学了。尽管那个女同学曾经骂过他“死胖子”,可是他在被咖啡祸害的深夜里,也会觉得她骂出这三个字时,脸上带着金莲般的微笑。

    进来一个女纸。用睥睨的眼光扫视店里其他的顾客,然后继续对电话里说:“你要内个卡不鸡落哇?喂喂,给我来杯卡不鸡落。再给我一杯辣铁(拿铁),不加流来(牛奶)……安?不加流来(牛奶)做不出来嗦?美国咖啡?你说的美国咖啡苦不苦哦?苦哇?哎哟,我吃不得太苦,啊咩(那么)你给我往里面加一点流来(牛奶)嘛!超大杯?哎哟,不得行,超大杯我喝了睡不戳(睡不着)(注:此刻是清晨八点半)。有木得(有没有)加小杯嘛?木得哇?啊咩(那么)就小杯嘛。你说啥?大杯划算哇?哦,我想哈子(想一会儿),加5元就增加一倍的量的话……诶,那你就给我来一个超大杯嘛。”

    端了咖啡,挑了一个正在埋头读电子书的帅锅旁的座位坐下。翻出电话,拨号。

    “快点过来,我点好了哈。(聆听中,忽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有顾客及店员均侧目)好嘛好嘛,等你过来再讲。哦对了,你过来的时候在转角那家久久丫称二两鸭脖子哈!安?啥子哟,你好土哦,咖啡配鸭脖子是最好的搭配,你根本就不懂。快点快点,我挂了。”

    旁边那个在耍Ipad的帅锅顿时黯淡了。

     

  • Tag:生活

    Passionate/outspoken/naive/love

     

    下班时候路过711。

    忽然想起它家的芝士蛋糕。

    进门的书架上放着很多华丽丽的杂志。想拣一本回家。满眼光鲜的明星大片,满纸的话题和噱头。抱起来,沉甸甸的一大本。翻过之后便成废纸,它教不会我什么。顿时觉得好没劲。

    唯有冰柜里的一客芝士蛋糕,看见它我是满眼的欢喜。我是真的笑了出来,因为,我在镜面反射中看到了我垂涎三尺厚颜无耻的笑脸。

    我鄙视我自己,一如我同样热爱我自己——除了几岁的小屁孩儿会为吃痴狂快乐外,其余年纪此类表现均可视为病症。精神类。

     

    老板来了一天,就走了。一天的group meeting,马不停蹄。

    高跟鞋穿多了,脚底疼。新换的鞋跟才几天就有点倾斜了。我怀疑我的脊柱可能有问题。脊柱怎么可能有问题?这是不允许的。

    于是每天我勤练劈腿下腰,以求和地心引力以及强坐久坐对抗。

    和高跟鞋对抗,和自己死磕。我一边自残,一边作贱。

    但我知道终究有一天我会败在年月的手掌里。他给了我前面几十年的光阴去成长,去丰茂。现在,丰茂兴许在继续,但他同时也在收紧手中的线绳,不久,身体受缚。再则,心灵受摧。最后,身心俱残。

    生活就像一场盛宴。我希望如此。我能忍受长时间的静默,但只为等待那短时间的烟花和爆发,璀璨和极乐。就算明知会散场,但也要等待它开场。这一年中,我忽然才明白:我就是一个演员。生活,我想去发挥想象力地演好。不为它,只为快乐。

    半年前还在一起吃饭说笑。半年后忽然告诉我:结婚了。介四我的老友。哥们儿。

    去年毕业前还在对方寝室里听她叨唠她的减肥心得她的男人她的爱情,刚才在空间里看到,孩子都已经44天了。

    忽然之间,我发现每个人都在顺着应该有的那个人生方向认真地烙下自己的印记,过去再调皮不正经,再晃荡不靠谱的人,如今渐渐显现出一种回归正统的趋势,并且这种趋势强烈不可挡,有一种顺带着把只打算在自己的羊肠小道上蹦跶的人顺势一扫——一个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