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st live it - [对她说]

    2011-11-18

    Tag:生活 来信

     

    猫女!

    看到你更新的文章,说你被人“欺负”,可以这么理解么?

    感慨你比我坚强,也看得清前方。

    一定是要经历这么多肮脏的东西才算成长么?成长是否有个终点?

    相信你会处理得很好的。

    还好你在成都,有可爱的猫猫陪着你,偶尔你的亲爱的妈妈也可以来照顾你,肯定把你养得皮肤好好,身体棒棒!

    所以呢,虽然你很健康,很少像我一样感性地把一些小忧虑就扩大为大灾难,但是偶有小情绪,看到了,也觉得应该跑过来拍拍你,安慰下。

     

    上海还是又下雨了。曾经我讨厌雨天,所以去到北方,现在我慢慢喜欢雨天了。

    我相信命运总是在冥冥之中把人带到最适合她的那条路上。不论过程是艰辛还是欢愉,慢慢的都会感受到老天爷的善意。

    告诉我自己,耐心等待!

    谢谢你的陪伴,和我们分享你的好心情和坏情绪,这样的遥远相识,于我自己,也是一个榜样,值得效仿和学习,再来,也让我一厢情愿地把你当朋友。

    期待你有各种各样,不论是嬉皮还是“流氓”还是哪种颜色的文字,我都很喜欢,觉得都很畅快,很自由!

    希望我们一切都好!

    ——From 麦麦针

     

    ---------------------------------------------------------------

     

    在不到24小时之内,收到姑娘的豆邮,如此关照,便不由自主地贱慨:能得到关心,就算是再被欺负几多下,看来也是不错的。

    成长没有终点,挑战永无极限。小学三年级,跟班里男生打架,一个大胖子,其他男生围观,嘘声,喝倒彩。四年级,一个暗恋很久的小帅哥当众取笑我,还在另一个女生的唆使下往我的饭盒里放粉笔末,吐口水。那个神通广大的女生让全班的同学都不和我说话,包括我最好的朋友,都不敢主动和我说话。她不是富二代,不是官二代,也不是绝色倾城,相反,她嘴唇薄,上唇翘,眼尾略上勾,鼻子小,鼻梁塌,现在来看,这面相就是个牙尖饶舌的人。也不知她能有如何神通广大的本领,可以使得我成为圈外被孤立的那个点。五年级,被高年级生骚扰,回家路上常遇到小流氓勒索。六年级,被一个未经我许可自称是我干姐的高年级女生给介绍同年级一男生,求交往。不干。于是常常被各种滋扰。

    所以,我的少女前半期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囧有点无趣有点小困扰的时期。我常常回想,如果那时候我再遭遇惨烈些,也许现在会更加铜墙铁壁。

    成长没有终点,如果我们能活到乌龟王八那个年纪,也许人类世界会是一片绿色和平低碳和谐的社会。

    非常开心并感谢你的安慰,就像你所说的那样,跑过来拍拍,安慰下,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除了不能喝酒这件事令我倍感愤懑之外,以及三只猫不时踩到我头上兴风作浪,再及我妈成天把念叨当做一种修行,其他的,也都学会凑合着过去。即使有潜藏的问题,但只要不是迫不及待的,就不去理会它。原来我总是有一种思维,就是发现问题,一定要fix it。其实这是有问题的,后来在某个时候我忽然明白过来,人生就是要伴随许多问题共生的,这些问题中,一些是要到某个时候才能解决的,想早解决也解决不了,急也没用。一些是需要花很大力气才会解决的,这个过程伴随着思考和寻找解决方法的焦虑。而有一些问题,则是终其一生都无法解决的。是逃避还是面对?是坦然接受还是拼死抗争?即便是接受,也有接受心态的选择。即便是抗争,也有方式方法的偏重。

    前两天写公司邮件,忘记前后是怎么一回事,忽然发现这么一句话:

    Just live it.

    就是这个意思。

    今天溜达出去买了几件衣服,可以臭美上一阵子。到家来又挨个儿试了一遍,对着镜子对着猫,臭屁兮兮的给我妈看给老牛看,然后追着给猫看。可是这厮们除了妙鲜包,从来对养育它们多年的我是没有审美兴趣的。后来,我就采取蹲在茶几旁啃不辨公母的大闸蟹,让丫们尽情眼馋的恶性报复。这是我素来重视的对自己贱格的锤炼,修行而来的——即便众生鄙视,依然自得其乐。

    尽管上海在下雨,周末了,还是要计划一下,是不是可以约上同在一个城市里的朋友或者老同学,一起见个面,喝个茶。或者,一个人的话,去书店逛逛也不错。假如能在书柜的一个角落翻到一本好书,让自己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怦然心动未必一定要有男人神器神棍神马的。不想去健身房,也可以自己散散步,或者在傍晚围着小区跑跑步。跟在异地的朋友电话或者网络联络一下,交流除了增进感情,兴许能得到一些新的启发。

    自从上次大病之后,我开始教会自己,把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尽管不是随时能做到,但我希望自己能有一种这样的心态。用劲,达观,珍惜时间,看开纷扰。

     

  • 大闸蟹 - [流年碎]

    2011-11-18

    Tag:生活

    吃完大闸蟹,洗洗爪子再擦擦嘴巴,趴回书桌前,开电脑,插手机,打开IM,和课长摆两句,然后准备给小翔明日的稿子。

    对于我这种山里长大的穷孩子来说,吃上一回几十百来块一只的大闸蟹,简直就像是要扎上红花、挎上腰鼓、耍起大绸子跳秧歌的喜庆大事啊。

    我问老牛,怎么分公母。丫一直闷头啃蟹不搭理我。我怒了,用蟹钳子准备戳他。他急了,回到:跟你一样的就是母的。

    然后。

    然后。

    然后他就涅槃了。

    涅槃的意思是他先死过一回了。

  • 杯子控 - [流年碎]

    2011-11-07

    我想要的仅仅就是一个咖啡杯。为了不去和全城另外499名会员在晚上扎堆拥挤,我就去了另外一家非指定的店面找我想要的那款杯子。

    先是在上周某家店央求人家提前给个图册看看,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捧着产品画册翻了半天。在明天全城正式发售之前,跑到家附近的店铺,请店员给我找那款杯子,并要求人家提前卖给我。我要的那款杯子只有一个了,里面插了一张条儿,写了一个英文名儿。

    店员笑笑说:“呃,这款是我帮我朋友留的。好像还有一只,我帮你再找找。”

    后来,没找到。

    店员大方地说:“要不,这只就给你了吧。”

    我毫不谦让地接过杯子,抓得紧紧,生怕他瞬间反悔,指甲都伸出来,就快嵌进杯子里去了。

    “谢谢啊谢谢!你真是大好人!”

    “不客气哈,不过今天只能付现不能刷卡,积分的话只能明天再来,而且你不要拍照片发微博哦今天。”

    “一定一定!”

    临走的时候我喜气洋洋地大声给他说再见。

    “谢谢啊!我走了啊!明天见啊,Dick!”

    走出店铺我脑中忽然霹雳闪电。什么Dick啊,人家杯子里的便条上明明写的是Nick!

    小伙子该不会郁闷到考虑换名字了吧。

     

  • 修行 - [枕梦语]

    2011-11-05

     

    一步一步,调整呼吸,按照每一个指令去操控我的动作。全身的肌肉会因此而微微颤抖,汗珠从发际,胸口间缓缓渗出。要不了多久,背心的衣服会湿掉一片。疼痛感会在持续中有所加剧。如果这个过程中停止下来,就不能得到提升。于是我加深呼吸,保持呼吸均度,收敛心性,注意力集中在眉心,用身体里每一个活跃的细胞去体会身体此刻的感觉。当疼痛感持续到一定程度,我选择坚持。呼吸变得更深,更缓,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伴随着痛感,快感产生了。

     

    这是第五节瑜伽课。

    我以为我不会对瑜伽产生兴趣,性子里躁烈的因子让我更喜欢爆发性强的有氧运动,譬如跑步、健身操之类。如果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定期上某种舞蹈课,譬如爵士舞,我一定会更开心。

    当我的身体因为持续的一些疼痛而让我变得心情焦躁,精神混乱时,我尝试着做一些简单的肢体平衡和拉伸动作。当发现每次做完之后,身心感觉愉悦,就知道这是一个有效果的锻炼身体和意志的方法。时间过得很快,简单的几个动作完成,一个小时很快就会跑掉。

    买一本瑜伽练习画册,以规范动作。这是在半年前了。两个月前,我去附近的一家瑜伽馆实地观摩了一下,认为有一个适当的氛围以及导师的面对面指导,会增加每次练习的深度。香港出差回来后,果断地去报了名,开始上课。

    我喜欢这种练习方式。通过对身体的操控来锻炼意志力,通过对意志的修炼反过来又使身体达到和谐。

    这不仅是一种练习,而是一种修行。日常的繁杂、散乱带来的焦虑、困顿以及精神上的痛苦,可以通过这种修行方式得以缓解,沉淀。精神的强大除了经历一些苦难的磨砺,还需要有一种正确力量的引导和充分的自省。以身进心,养神明志,觉得有所倚靠,精神上渐渐卸下负担,才会进入一个纯净的境界,此即为精神的强大。

     

  • 冷血 - [妖言惑众]

    2011-11-04

    越是年轻,越是忧愁多。爱也愁,不爱也愁。闲了忧郁,不闲也忧郁。陈谷子烂芝麻的爱情故事只要落在正在这锅糊涂粥里炖着的人心里,句句中肯。每天吃饭那个时段,《男人帮》里三个闲得蛋疼的男人忙着在千家万户的电视机里扯拐,它有着这么高的收视率,让我不得不肯定一件事:越是弱智的东西越是有容易打动人的东西。这道理跟“弱智儿童欢乐多”一样有着本质上的相同。

    一个男人成天没事儿就泡妞儿,然后被妞儿泡被妞儿欺负。一个男人成天就在爱啊爱啊要么就是爱啊里悲春伤秋,但这种女人心目中千依百顺的男性角色却费力不讨好,也被欺负。这些男人怎么成天就这么闲呢?还有一个,我更不同意了,那些专栏文字,那些剧本小说,靠着身边这两个神经错线的男人提供原始素材就炮制出来了?过着这么锦衣玉食的生活,原来全靠发神经加编造欺骗虚拟的弱智读者供出来的?

    碎嘴巴的男人不常见,还真在《男人帮》上一次性见够了。

    把水瓶座的标签摘掉了。某人短信里说:这是我们水瓶人的处理方式。处理你个毛线。水瓶就是冷血就是冷静就是自私就是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吗?Shame on it!

    碎嘴男人一般不冷血,寡言的男人不见得都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