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人上路 - [枕梦语]

    2011-10-06

     

    佩千千给我打电话的那天下午,入秋后难得一见的秋高气爽正可劲儿地发着骚,用高阔蔚蓝的胸襟和温柔明媚的笑意抚慰着被阴雨天挠烦了很久的成都人民。广大人民群众不忍错过天母的恩泽,在户外奔走扭动。这浩荡的场景让我想起一场集体露天裸游。

    彼时,我正在咖啡店里和文艺女青年谈人生劈情操。佩千千给我电话让我去喝酒。她知道我不能喝酒,但我老早就对众爱卿们放过话:你们泡夜店醉酒精糜烂活的时候都别忘了我,我可以喝苏打,你们醉了有人送你们回家。

    我看了看手表,瞬间有点错乱。这大下午的,喝酒,这菇凉果真是比我还更容易high的霹雳无敌闪电宇宙美少女。

    那天下午我和文艺女青年劈的情操有关友情。话说年届如虎之际的女人们要谈的不应该是这个,友情所属的那个族群,应该用以下关键词来归类:青春,恋爱,文艺,小清新,处。而如虎之女应该谈论的是:男人,女人,男人,男人,女人,男人,操,死男人。

    很多人或许在一定阶段便会困惑,曾经那个无话不谈的朋友,曾经那个可以躺在一起聊天聊通宵的死党,曾经那个不论身在何处、学业多忙也会在夜深人静时摊开纸笔亲手写一封邮件的老友,曾经那个在全世界都不能理解自己的抉择并横加干涉和指责时,他都一如既往地理解并支持自己的铁杆,为何会在某一天忽然离开了我的世界,和我成为形如路人的陌生人?不是不再说话,只是我们说的话已经无法触及心灵。不是不愿意说话,只是当我们打算开口的时候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掩饰在眼下分崩离析的精神共鸣界。

    朋友,是因为婚姻改变了你对生活的看法,对朋友的态度吗?即便没有婚姻,你也会改变,因为道路是你自己在铺砌。尽管一方面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在由命运这双手揉圆搓扁,但另一方面,我仍然相信人生有多种可能性。区别就在于当那个机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时,你是否愿意去抓住。区别就在于当宿命铺就的陷阱就在你脚下时,你是否有勇气跨过它,哪怕前面可能有未知的悬崖。

    我听文艺女青年说着,眼前不断浮现不久前她和我所诉的那些青春过往。曾经,他们三个是多么亲密而知心的友人,这种亲密不是因为朝夕相处,由紧密的空间催生出来的亲密感,而是因为精神和心灵的共通,不需要多的言语就能懂得彼此,读到一本好书一句妙语,递到对方眼前,对方便能心领神会。因为爱的失意而滚滚留下的眼泪浇出人生的一片荒芜感和孤独感,而唯有他们的存在,便能给出足够的勇气走出脚下的泥泞,翻开新的篇章。这种力量甚至是给予亲身的父母都无法能够提供的。

    外面阳光明媚,我的心倏然冷却。我的位置,仿佛是窃语纷纷的咖啡店中陷落的一隅,这个咖啡店仿佛是整个外部世界的一个孤岛。

    孤独。仍是孤独。

    给了发肤和生命的父母,渐渐会和我们自己的心灵产生隔阂,是年龄的,年代的,观念的。决意相伴一生的男女,即便山盟海誓,多数也在各种龃龉、抱怨和苛责中死守一生,或是分道扬镳。这样一来,何以苛求友情?如此这般,人生于我们来说,竟没有什么可以把握。你可以说,物质,那就剩下物质了,它不会背叛,它能够给予安全感。在某种程度上,物质可以抵消挫败感,增加安全感,但是,对于孤独,情感和精神都从未战胜过它,遑论物质。

    今早起来,乔布斯去世的消息满世界皆知。

    我觉得哀伤。

    任是怎样人,不论生前财富名望何如,人生的一切依然只能是自己在承受。一个人上路,不论生,或是死。

     

  • 落网快乐 - [枕梦语]

    2011-10-02

     

    如果说我的人生里有什么令我感到持久满意的东西,我想便是网络。从2004年开始写博至今,已经有7年。不好意思地说,累积下来的字数肯定超过五十万。好在这东西似乎没有七年之痒,反倒是感情愈发深厚。由于对其太多喜爱和依赖,以至于腰肌劳损颈椎抗议都无法割断我对它的厚爱之情。

    至于酒,这玩意儿和我有几年感情,原本以为会继续情深意笃下去,可惜身体抱恙,医生就此下了终生禁酒令。就在张老师从进酒吧时众人捧酒唯其独点珍珠奶茶,到每晚必须半瓶红酒才能轰然倒睡的革命性进步的转变中,我则由浅酌怡情的文艺小清新范儿蜕变成了被禁酒令困扰后半生遂撒恨成为咖啡狂人的堕落者。

    书写锻炼思考能力,又促使去阅读。论著也好,小说也罢,我想都是好的。阅读上我是杂食动物,虽每种类别触及不深,但在各个类目流连也自有一番乐趣。皓首穷经是一种幸福,博采众长亦是一种快乐。前者要避免迂腐,后者要避免浅薄。

    庆幸我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没有变成我所憎恶的开口只能叨唠白菜猪肉多少钱一斤,男人不爱小孩不乖,衣服太贵家务太多,珠宝太美手指太少。不是我不爱猪肉白菜,有时候自个儿暗自吹嘘,读得几十年书,没成老迂腐,看得开世间潮,也不忘秉真性,上得来厅堂下得来厨房,需要关爱也能够付出,享受众人欢乐也能自宅自处。

    哎呀呀,写下来才发现我竟然是如此一位当代杰出女青年。当然,我也清楚自己的臭德行,譬如有时太敏感,生闷气,伤感惆怅时,想得太多。再如有点马大哈,时而做事粗枝大叶。再譬如,情绪不稳定,活到这个年纪了,说哭还真是会哭,但又可以很快大笑起来,这样子看似乎有点没脸没皮。

    因为网络,可以读到很多有见地的文字,遇到好些聪颖的人。这个世界聪明人不少,但是聪明得恰当的人不多。网络让我可以穿透现实生活的实际交际圈,接触到这样的人群。否则,现实生活中比例相当的蠢人、小人、自以为是的人会我对生活的态度恐怕会黯淡许多,生活的面目也会无趣很多。

    这些人以及他们的文字带给我很多乐趣。有时候,阅读到别人记录的生活,尽管没有什么大道理,只是那些微点滴的生活事和小感慨,也会让我对自己的生活产生共鸣并促成反思。是啊,每个人都在这样过,有时候觉得自己的生活无聊,但当看到别人记录的无聊生活时,却发现这当中有小意思,小情趣。

    好在现在我似乎没有说过“生活无聊”这几个字。25岁之后就没再觉得过。重心变成,怎么样使自己更成熟,更澄澈,更快乐。

     

  • 好奇害死猫 - [枕梦语]

    2011-10-02

     

    挂在脸上的是快乐,乐事总是去的快,便是快乐。

    开在心间的是愉悦,悦始自愉己之力,是为愉悦。

    我拒绝任由岁月磨掉所有的激情和想象。

    我认为,人有宿命,但更喜欢打破规则,人生充满多种可能。人生的趣味便在于,你不能确定下一步会出现什么;每走几步,总会出现一个出口。

    好奇是保有生命激情的动力。

     

    好奇害死猫。

    猫却不在乎,猫在乎的是每一刻的奇妙和趣味。

     

  • 挫败记 - [流年碎]

    2011-09-27

    Tag:生活

     

    1. 

    候诊的时候,我后面排着两个男孩子。从他们对话得知,刚刚入大学正参加军训。

    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还有多久到我们哦?”

    “应该快了。等前面这个阿姨看完就是。”

    阿姨!?

    我就不过长你们十来岁,居然就喊我阿姨?你妈难道十多岁就把你们生下来了?这群小屁孩儿。情何以堪啊!

     

    2.

    逛商场,没有看到打折的衣服。这让我很有挫败感。就是本来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进商场,但是没看到款式合适的也没有价格合适的,于是就会很压抑,于是就产生了挫败感。这种挫败感,女人们你们是懂的。

    我于是把购买衣服的欲望转嫁到唇膏身上,从C家试到D家,又试到G家。从王府井试到太平洋又试到伊势丹。总之最后嘴唇是肿了。

    终于试到一款橘色的艳丽唇膏,深得我意。就是你啦!

    老牛忽然发话了:“还是别了。买B家的那款吧,粉色的。”

    我才不要粉色的,又不是处女。

    “可是你这个,你知道吗,打老远看着,就根本看不见你人,只看见一对撅起的血盆大口。”

    …………

    老纸就要这款了!

     

    3.

    挫败的人于是决定买巧克力。

    2斤。

    我就打算吃死吧。

     

     

  • 按不破 - [流年碎]

    2011-09-27

    Tag:生活

    快要放假了,又有七天可以宅家里了。

    前阵子读的书,总想找机会把它们记录一下。还没找到时间,肩膀就抬不起来了。医生诊断是颈椎病和腰肌劳损,所以锁骨那个关节错缝了。现在我半残着一只手臂,十分沮丧。端杯咖啡,要用左手。拉开冰箱门,要用左手。鼠标,也换到了左手。好在平时我以锻炼左右脑开发智力的目的常常用左手玩儿鼠标,左手于我来说一点问题没有。不要问我你这把年纪了还要开发智力这样的问题,智商无极限,胜在敢攀登。我这是奔着防止老年痴呆去的。什么都是左手,其实也没什么不习惯,比起习惯于用右手打飞机的男生们来说,我更青睐左手。

    我问医生,要不要掰我?医生愕然。我说,需不需拿着我的身子,把我的锁骨这里掰一下,不是说错缝了吗?医生轻轻拢拳,凑近嘴边咳嗽了一声:

    “不用的,这是一个非常细微的关节错缝,不是大关节错位,你平时不要去揉搓它就是了。”

    “它会消失吗?我觉得这样很影响美观。”

    “……一般情况下这种肿胀会消失的。来,下一位病人。”

    “还有我手腕这里,翘起来一块。”

    “这是腱鞘囊肿。来,你们几个,谁帮着把它按破。”

    医生把我交给了实习医生们。面对这么一群年轻充满活力的医科小男生们,我内心充满了饥渴和雀跃。但是自第一个尝试按破囊肿我激烈地惨叫始,后面的男实习生们都不敢下大力气了。最后又把我的手交还给医生,医生看了下:“你们都没按破?”

    实习生们面露挫败感地点了点头,唯独因爪子在温暖有力的男实习生们手里转了一圈的我感到非常满足。

    年轻真是好,血气方刚。我的爪子就此暖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