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秋后仿佛头一天放晴。空气清新,云薄天朗。去青石桥逛花鸟虫鱼。路两旁的梧桐繁茂,透下来的日光如散落的水晶。

    宠物食品店家的美短猫很亲人,跟它玩了很久,才搬走两大袋猫粮。看着路边那些笼子里成群的小猫,我心里头酸疼。凑过去跟它们玩了很久,用手指腹伸过笼子,触触它的小鼻子,再触触它的小肉垫。好在笼子的环境不算太差,至少比以往干净很多,很多猫贩还是比较注意卫生,会给猫猫擦脸。尽管他们的目的在钱,但若小猫崽们的命运无法避免,能得一日好时光也便是好的。

    有些小猫崽借擦脸之机迅猛逃窜。有掉落入鱼缸后被捞出来的,浑身湿漉漉。我忍不住多舌,嘱猫贩赶紧用干毛巾擦干免得感冒。好在猫贩手脚算麻利,立刻就扯来一块干毛巾给那只捣蛋倒霉的湿身猫咪擦起来。

    有时候会心痒痒想弄一只纯种猫来养,可也就是一时兴起。三只家伙已经足够,虽说它们不如纯种猫粘腻,但我一直让自己遵循一个原则,不买猫,不养纯种猫,但可以捡回救助流浪猫并且帮它们找新主人。一年多以前,曾经在赶回学校办事儿的时候看到一只很小的猫崽,很幼小,浑身脏兮兮黏糊糊,但忙着去处理事情,等回来的时候它已经不在。为此我自责了很久,一直心中郁郁。只能盼着是被好心人拣走。

     

    花二百块银子又搬回一个青花瓷的大鱼缸,买了两条红色的锦鲤。回到家后开始给鱼换缸,同时给那些伤残死伤的花盆进行清理。才发现,那些卖花的走贩太坑人,连根拔起烂枯枝后,花盆里几乎没有泥土,难怪原本茂盛的一盆花草弄回家后总是死掉。

    家里弄走了枯枝败叶清爽多了。风水上也说,枯枝败叶要及时清理掉,神清气爽了自然才能心平气和地处理各种杂事。把卧室里坏掉的灯泡全部换掉。再把绿萝剪掉两枝插进新的花盆里,希望能成活。不过刚才去看,它们已经垂头丧气的样子。赶紧喷一些水,祈祷明早起来有起色。

     

     

  •  

    我表示,很思念这里。
    良久不更新,内心荒芜一片。
    很多时候,灭了办公室的灯,在空寂无人的走道里等待电梯。
    便会有一种错生的冲动,想要忽然消失掉。
    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一段不知未来的生活。

     

    但随着电梯的到达的声音“铛”地一声想起,
    那些奇彩幻想便瞬间灰飞烟灭。
    电梯门打开,明亮之下站着一两个零星的活人,
    才发现,已经没有逃离现实的可能。

     

    太阳底下无新事。

     

     

  • A:好想被你咬一样……
    B:好呀,我来了亲!
    A:不是,是好像,好像!
    B:这话我记下了,你莫要反悔。
    A:这个……只能指定的地方才行
    B:哪里?
    A:不告诉你
    B:天啊天啊~好淫荡啊这句话~~
    A:……
    B:我又忍不住浮想联翩了~~
    A:停!
    B:呃……是支帐篷了吗?
    A:没有,拜托!
    B:喔嗬嗬嗬嗬!我把咪罩支起来了
    A:哈哈哈
    B:没有用膨大剂的哦,亲~纯天然的哦亲~
    A:咳咳……老板叫我了……
    B:自体发力的哦亲!
    A:不玩了,不说了
    B:不行!!
    A:??
    B:你不玩儿我我难受!!!
    A:你今天??
    B:我今天被K啦!不爽啦!!!!!
    A:……

     

  • Tag:生活 来信

    早晨醒来,都习惯拿过手机,刷刷围脖,上上豆瓣和博客,收收邮件。

    今天早晨,收到了两封邮件。

    其中一封,一个人和他窗前的树的故事。其实,也谈不上故事,没有起伏的情节,只是一些心绪。但是在清晨读到这样闲散的字,看到那些翠绿的照片,会觉得眼前的阳光十分可爱。

    另外一封,是一个姑娘长长的一封信。还没来得及抽出时间回复她,却在昨日的博客贴出来之后,她自己想了很多。在我看来,她基本上都想明白了。

     

    ~*~*~*~*~*~*~*~*~*~*~*~*~*~*~*~*~*~*~*~*~*~*~*~*

     

    我,阳台和树 (edited)

     

    我的兴趣大部分时间停留在那些不同的树叶上,就这样,在不同的季节,早晨,傍晚,或者其它任何时候,甚至深夜,我会探头探脑,或者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看着他们依附的树木。有些纯粹是叶子,也有些长着不知名的果子, 他们大都是绿色,有不同层次的绿,但也有一棵竟然有很少一片红色的叶子纠集在一起。

    有一次我坐在客厅里面望外看,阳台的落地窗关着,我看到那片红色,最初很自信的认为那是家里那架红色钢琴的影子,过了一会,我又不肯定了,又思考一会,禁不住打开窗户,走出去,察看到底是影子还是实物。

    从上海回来后,我坐在阳台上的时间大大增加,估计是上海缺乏绿色,又过于热闹,让我很怀念这绿色里面的安静。 坐着的时候,如果不是看书,那么基本就是盯着这些树木发呆。 终于有一天我想起要把他们画下来的想法了。

    在回来的飞机上看WOODY ALLEN的一部老电影。那个女孩,我已经不记得她的名字了。

    我开始了画树的过程。 第一棵树是我想象中的树,也就是所谓的印象派了, 第二棵树我尽力写实,企图用中国画工笔的方法,可是到了最后,我感觉自己要变成一个女人了, 我就留空了右下角,无力维系了。 这基本是我过去两个礼拜和阳台及树木的故事。

    关于看树和空想我其实有更多的专业意见,不过越专业也就越无趣。 我想到的是这些我看着的树木会每年都出现差不多的树叶,等我死去后,它们还是会在那里。 在那个阳台上的周末早上,我开始兴奋的写一篇小说,一个盲人姑娘的故事, 她的爱情,她的生活的味道,她怎样接受绝望。

    在画完树木以后,我又开始画自己,画那个经常看着树木的男子。 有趣的是,在画脸部的时候,对年龄的讨厌升起,鼻子两边的法令纹(我专门查了那皱纹的名称),我实在觉得在画布上很突兀,在最后我有意添加了过度的白色来抹去它们该有的深度。看啊,最后的样子多么年轻。一个害怕老去的人。

    这个阳台其实没有什么故事,就是一个人在上面的一些零星片段。这么浩大的世界,我花这半小时的时间来纪念这个阳台,是一种严重的同情心,至于同情什么,我也不知。

     

     

     

  • Just moan - [枕梦语]

    2011-07-27

    Tag:

    Still lov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