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女性 书评

    【苏芮】

    苏芮这个女人,其貌不扬,作态也不高。能记得她的,多是那个年代里走过来的人。我,对她并无太深的印象。我记得她到时候,似乎都是年长好几岁的人们热爱她的时候。这么说,是想说明,她离我的时代有点远。但这不妨碍去了解一下这个女人。

    婚姻走到尽头,最好的心态,莫不是将之看作缘分已尽。世界上绝无彼此相同的两个人,因欣赏而结合,分手时亦能念及曾经彼此的恩情,才能以更加舒展和轻松的姿态面对余下的人生。

    苏芮在被问及和当初的经纪人老公的婚姻时,所持的开阔态度令人感怀。苏芮不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她只是老实地生活。在没有遇到这个男人以前,她心想,离过一次婚,快要三十,那么,就多挣点钱,自己好好过,能遇到一个男人则爱一次,不能遇到便罢了。唱片不好卖时,她不恼。唱片大卖,她亦卖力地唱。她所得到的一切,不过是下的苦功,没有经营过,算计过,就连最忙的时候也没有雇经纪人,而是自己亲力亲为。

    她的老实,会是一定程度上的拙笨。但正是这种拙笨的性情,才使得在情事多变、经历动荡的娱乐圈里混的她无意中具备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本领。从这个程度上来说,她又有着另一个层面意义上的聪明。

    一个真正聪明的女子,是断不要为感情而肝肠寸断且又无力自拔的。伤自然是会伤,痛自然是会痛的,然最可怕的便是将情伤永远留在心头,怨恨使得伤口永远不愈合,时时将伤口扒拉出来看看,于是怨恨便又加倍,生活无谓希望,只剩残忍的自戕。当他的第二任丈夫在十年婚姻后选择了离开时,她依然会向记者坦承:不是他在外面有人才离婚,我们之前就已经分居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是诚恳的,没有女人们在面临情变时通常具有的歇斯底里和怨怼丛生。

    事业对于一个男人的影响力不可小视。尽管男人被这样的社会和制度压得透不过气来,然后除了持一种怜爱的态度,并尽可能给与力所能及的支持之外,别无他法。有时候,不是感情的破裂使得男人离开,而是因为事业使得他的自尊心受挫,随后,感情等等所有生活中的重要关系都随之发生相应变化。给与他慰藉,也应是力所能及的。红袖添香是事业得意时的美好景致,然这是双方的愉悦,愉悦会加倍。洗衣做饭、忍辱负重,为了扶持他的事业、令其出现回路,人前人后去打点、强颜欢笑去乞求,这种倾尽全力的女人不是没有。但每个愿意这样去做的女人都应该知道,挽救他的事业,挽救他的自尊,是帮助成全他这个人,但不要就此以为感情亦会随之修复,破镜未必能够重圆,情路未必能够再续。倘若想不明白这一点,最后可能是自己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而不会有人能够拯救自己。

    《最好的女子》笔记

  • Tag:书评 书店

    当当订的第一批书已经发货了,鸡冻期待中。
    第二批书正在移仓,估计下周一二能收到书。

    玉林那里有个大印象书房,
    原来还算是一个文化地标,
    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代表性了。
    天府广场旁边也有一家书店,
    不时还举办讲座,
    环境还是书店的样子,
    讲座也是偏向中老年。
    其他几家有名的书局,也只是卖书的,
    而不是我向往中的那种书店——
    有相对固定的一群爱读书之人常常泡在那里,
    可以喝咖啡,可以聊天,
    有温柔的植物,以及温暖的环境。

    这一点上很是羡慕北京的童鞋,
    可以有大把的书店可以选择。
    豆瓣上也有人组织到某个咖啡店喝咖啡读书看电影,
    但是我不怀好意地揣测,
    帮商家做宣传卖咖啡是目的之一,
    目的之二则是泡妞儿泡杆儿去的。

  • 天气比较凉爽。但是在跑步机上跑了十分钟,全身就像开闸的水库,每一个毛孔都在喷水。
    在做器械的时候,看到镜面倒影里黑色模糊的影子,有闪亮的汗痕,顺着脖颈和胸膛往下淌。
    本来已经有些累了,可是看到这个样子,顿时有了精神。
    瞬间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又嘿咻嘿咻做了几组练习。
    一场下来,衣服湿透,胸口和背心都粘在了身上。
    但是洗过澡后觉得身体很清爽很轻松。有如脱胎换骨一般。

    回来的时候在菜市场买了一个香瓜,称了两斤桃儿。
    买了娃娃菜和一点肉末,准备煮白菜肉末粥吃。
    锅里咕嘟咕嘟地冒着,我用勺不断地搅着。
    粥不断翻滚直至收水到合适的程度,这是一个充实的过程。
    有一种朴素的美满和富足。

    刚读到《饥饿的灵魂》的开头。
    作者在序言里所写的每一个字都那么真切而朴实。
    他反省着资本主义的繁荣和人类灵魂的饥渴。
    过去曾读到过文人思哲反思和指摘资本主义和物质繁荣的文章,却未曾有一篇打动过我。
    可是这一篇序在我看来,却让我感到他认真思索的凝重的呼吸。
    作者不是为了取宠而大声的斥责,他是真诚地反省。
    我之所以相信,乃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名成功的高级企管。
    有着优秀的教育背景和任职经历。

    一个在繁华中穿越并且看到其中的暗角和腐朽的人所说的话,
    总是比那些站在一旁观看到朽败的人唾沫横飞的大声斥责更具有思辨力和说服力。

    人所需的其实很简单,一箪食,一瓢饮。
    这一锅泛着些许菜叶和点点肉末的白粥足够维系生命。
    到底是社会制度还是人性的贪婪让我们在不断追求物质的漩涡中泥足深陷呢?
    抑或追求物质的富足其实就是社会的发展主题,只是我们将许多罪名扣在了它的头上?

    两碗粥,一个包子,半份酸奶。
    吃得肚子有点儿撑。却好过吃外卖。
    这是朴实的满足,而后者是花哨的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