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和衣 - [妖言惑众]

    2012-02-26

    Tag:读书 女性

     

    连着读完两本小说,肩膀就跟打了石膏一样沉。即便周末外出办事,也不忘把电子书带上在路途中阅读。到达目的地花了一个小时多的时间,暗自得意着,觉得这一个小时简直就是意外馈赠,读掉了几十页。

    以往认为书要纸质的好,阅读起来才有阅读的感觉。至今也仍然认为,纸质书籍仍然有不可替代的阅读体验。纸墨书香,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在电子阅读器上体会到的。但不管怎样,电子阅读已经成为趋势,它的轻捷和方便,让你可以在任何时间的罅隙里投入到阅读中去,把零碎的现代人生活时间都利用起来。

    瞧,这就是现代生活的一个通病——把零碎的时间利用起来。我们害怕面对零碎的时间,譬如等车,等人,等着上菜,听报告开大会,意兴阑珊的聚会,等等。那些无聊的小时间如同散落的生命,只有把它缝补粘黏在一起,才会像被淘出的金沙熔铸成一个金器一般价值非凡。

    若干年前,媒体上大肆在争论互联网的兴起对纸质媒体的冲击,认为报纸、书籍这样的文字载体必将消失。挺网派和挺书派争得不可开交,一些学者也站出来发表意见。如今,纸质媒体依然存在,但电子使用更加广泛。公司里的打印机只在必要时才需要把重要邮件和文件打印出来,学生做论文所需要的文献数据也都可以在电子数据库中获得。然而,实体书店并未全部倒闭,在部分书店关门歇菜的同时,一些风格化的书店又在不断扩张。亚马逊和当当的图书销售依然兴旺,我每年花在图书购置上的钱也足够买几身臭美的服装。

    鱼和熊掌都欲,有时抛头露面,一身齐整得体的行头是必须的。自认不是学术女,也无诗词歌赋的天分,整日也须裹了世俗的衣装在凡尘里混。时代把我们女人带入到新世纪,成日在锅台边混,为了家庭鞠躬尽瘁、两鬓若霜、面黄皮松已经不再成为美德的彰显。可以不戴美瞳、瞪着双眼扮无辜向上45度拍锥子脸的大头照,可以不用订阅各类时尚杂志、孰知当季最新流行款式并亲身践行各类潮流服饰,但是既然都要出来混,都要自己养活自己且不打算在哭的时候一定要坐在宝马里,那么收拾好自己,合适的场合以合适的面貌出现是必须的。过分的朴素在这个时代不是美德,市侩的人会认为穷酸,稍有教养的人也并不引此为评判你精神内涵的依据。若非名声在外的大师,切莫不拘俗礼。佯装的外表朴素和精神洁癖跟满手戴满金戒指的暴发户一样,都是内心虚弱、不知世风的表现。

    而读书,不过是一种习惯,不嗜书,保持它作为兴趣之一的本真样貌。它不是我生命里唯一的支柱,但它确是生活的一部分。过分强调它的重要性,并暗示除它之外的一切名利世俗、男女感情、家庭琐事等都是虚无憎厌,其实跟坐在玛莎拉蒂里鄙视其他物质财富匮乏者的人一样浅薄。

    读书,只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就像爱喝茶的人一样,略知茶叶的品种和贵贱,乃是因为熟悉和了解,断不能以为多读过两本书就用鼻孔看人,须知有好多人没出声乃是因为徜徉在深深的书海里。

     

  •  

     

    一觉醒来,牙疼,连带着喉咙疼。春天还未来,智齿已然发芽。

    电视里在放《失恋33天》。那些俏皮的台词,听来仍是令人捧腹。

    其实不管是李可这样的女子,还是黄小仙这样的女子,本质上并无高下。谁能说一门心思寻找爱的真谛的文艺女青年就一定比爱钱爱刷卡的物质女更高尚呢?如此心气高傲地质疑为什么软硬件条件如魏依然这样的男子,竟然会选择李可这样的女子,其实也在证明着号称寻求爱情真谛的纯爱女只不过是在用另一种资源同李可这类以现实利益如美貌青春甜嗲黏竞争同一个岗位而已。

    面对代表广大草根阶层的优秀女性黄小仙的提问,魏依然的回答是:

    李可这样的女子很简单,只要保证自己有持续的、可以看得见、可以预期的物质力量供给,那么,作为两性关系的另一方魏依然,就能明白对方对自己的需要和情感深度,从而把握这段感情关系。这必然难逃和物质的供给力度成正比,但这也正是惯于用现实的、可见的世界观来征服世界的男性同样用以丈量感情的行为方式。

    魏依然不知道,如他这般帅气逼人的男人这样的回答,会让以爱情的真谛搏出位的女子因爱而不得即生恨。

    李可式的这种情感深度也许很大层面上是物质依赖度,因为她一开始就爱上魏依然这个男人的理由当中,物质是一大重要因素。但追求物质上的安全和富足,不也是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不论单身的男人或是单身的女人,不论已婚的男人或是女人——一辈子都必须去面对和处理的吗?当然可以说物质不是每个人的追求,有的人因为物质上的安全保障,可以在一段时期内将物质问题放置在一边,去考虑更高级的人类需求,如琴棋书画花鸟鱼,抑或是环境保护、世界和平。

    谁否没法保证生发于糟糠状态的下的情感一定可以走得更为长远,同样,谁也都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在物质基础上产生兴趣的姑娘就一定不能长情。

    黄小仙这样的女子要开心,就要按照王小贱这样的模子去找一个直男——真心让着她、宠着她的,并且,还得是一辈子。正如在微博上总是常见的那段被转了很多次的煽情的话,一个男人永远把你当掌上明珠,永远爱你不变心,永远在你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永远对你不离不弃,爱你胜过爱生命——这人是你爸。

    爱情的的纯洁是因为含有盲目和幻想。两性关系却不能以爱情来维系,现实问题的考量和处理是否能达到一致和理解才是决定关系长久的关键因素。

    活在这个世上,谁都渴望有人爱,能被爱,所以从过去到现在,从地球这头到那端,爱和情永远是人类话题和创作的一大主题,也是人类生活的主要内容。只是,我们实际上都无所依傍,恒久的爱也是不可得。李可这样的女子虽然不一定明晰这样的道理,但她们往往会活得很自在。这样看来,把爱情放在人生的主题里的人,当做人生真谛的人,才是可怕的。因为这样的人恐怕都是活在自我设定的美好里,而我们都知道,现实是残酷的,美好的都是虚幻的。

    没有了爱情,李可可以活。没有了爱情,以此为人生真谛的女子却一定活得不好。

    爱情的真谛是什么,谁都能说上两句,但基本上不是谁都能一生贯彻“爱情的真谛”名下之种种,如一生一世爱你不变、永远理解你支持你、在你伤心的时候抱慰你开解你等等。

    待年月把你我按压在泥泞里,自己滚爬在混乱污浊中之后,就会看到了这泥污之下的真实。真相往往不可爱,但如果能够看到真相,并且接纳真相——认为这就是生活,那么这样的姿态才足够可爱。

    莲花听上去很纯美,然而其作为本质上就是夏季池塘里随处可见的荷花,其根也须深扎在泥污之下。

     

  • 鸟人 - [妖言惑众]

    2011-12-04

    Tag:女性

     

    所有人都安静地在咖啡店里做自己的事情,进来三个女人,叽叽喳喳地点餐,又对小孩子嘘寒问暖。从点餐,付款到取饮品,嘴巴就没停过。她们翻动嘴皮的速度很快,噼里啪啦,谁都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但谁都知道那里杵着几个女人在说话。

    男人们对女人的刻板印象里有一点是:话多。真的不知道,有些女人的话为什么可以这么多,从天气状况谈到穿衣服的多少,再到衣服多少钱,哪里买的,身材胖瘦,孩子功课,身材胖瘦,又回到衣服上面,被店员叫拿饮品的声音打断,取了饮品之后,又开始接着说,从加没加糖,到自己做菜放不放糖,放不放辣椒和醋,再到婆婆喜欢拿拖布拖地但是自己很讨厌这样因为这样地板容易滑,说了多少次婆婆都不肯改原因在于拖布便宜而她商场买回来的拖把太贵。说到这里她打住了,又跳到另外一个话题上去了,但是在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她的婆婆是在以一种坚持来抗议她的“奢侈”,因为一个五金店卖的拖布只要十五块而商场买的高级拖把要八九十块。

    女人有时候真的很让人厌烦。即便身为女人,也会有这样的感受,这算是过分自知还是缺乏包容?

    男人在做事的坚持中找寻自我存在感,女人在和别人的闲聊中比较衡量自己的境地和地位,同时在倾诉中获得情感认同,以此获得存在感和安全感。所以为什么服饰潮流能带动的是女性,除了女人在社会性别角色的长期固化中担任了一种“展示美丽”的功用之外,还在于女人也更主要通过这种展示来获得关注、肯定和稳固。女人的闲聊多数时候是没有意义和建设性的,这种意义即体现在说过之后她很快就忘了她说了什么,为什么要说这些。建设性即体现在这些闲聊对她反观和自省没有太大帮助。反观和自省需要的是思考,而不是闲聊,虽然交流可以起到一种作用,即在和别人交换意见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问题,同时予以矫正,但女人的闲聊不同于我所指的这种交流,它更多地发生在同一个圈子里的女人群当中,也就是女人会跟和自己生活观念、价值观念、情感模式相似的同性去交换意见,目的不是为了帮助反观和自省,而是获得对方们对自己行为的认同、观念的情话,情感的共鸣,以此来固化自己已有的成见或是行为,同时获得一种自以为是的价值判定(这样是对的)。

    同样是一个女人带着小孩子进咖啡店。这个妈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一边喝一边玩手机,陪着小孩子在桌子上做作业。小孩子忽然抬头说,妈妈,你转过来朝着我嘛。他要求她妈坐正身子,面对他。年轻老妈说,你快写你的,管我做什么。小孩子说,我想看你的正面嘛。他妈依然看着手机,随口应到,为什么啊?小男孩很认真地说,我觉得你正面比较好看。

    妈的,这句话太man了吧。老纸遭不住了。如果能用种瓜技术种出这样一个孩子,我想我也许会在一时意乱情迷之中要一个孩子的。

    此时,咖啡店里已经安静下来。那三个女鸟飞走了。

     

  • 腹黑女 - [情色男女]

    2011-10-18

     

    多数时候我对年龄丝毫不介意,我一直片面自信地认为,三十岁的年纪是一个女人进入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开始,这个阶段开始褪掉二十岁的青涩和懵懂,幼稚和轻浮,当然,我时常也会犯着傻做着二逼的蠢事,但这不能从根本上否认我的人生要向一个更高级阶段迈进的大势头。

    不过,这种观念在某些情况下会驱使我去成为一个腹黑女,稍微不留神就会掉入到这个陷阱里去,所以我异常小心,非常当心。我一直知道,我当然可以腹黑,当然可以暴烈,但是不要成为那种羡慕嫉妒恨标签下的大龄女,不要一副欲求未满咬牙切齿的三流档。二十岁人有他的嚣张法,六十岁人有它的婉约法,每个人都是从二十岁走过来,运气好都要走到六十岁。

    当看着二十岁的女子戴着无镜片黑框,从头顶的角度自拍大眼大脸撅嘴照时,坦诚地说,如果拍出来的不是一张漂亮的具有麻豆感的照片,我真心控制不住心里别扭。尤其当照片主角是活跃在我有兴趣的男人们周围的人但不肯定他们关系如何时,我不确定心里头打翻的是醋瓶还是火炉。这种心态是很危险的,就好像二十五岁羡慕十六岁的女子的宛若处女,四十多岁嫉恨三十多岁的风情妩媚,五十多岁的怨恨四十多岁的你丫怎么还不绝经一样。

    所以我总是教自己要以包容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但是这种自我幻化的过程不时会遇到阻隔,就譬如那天在酒店午宴时,终于在人堆里找出了电视台的那两名记者,我当时一激灵就差点从高跟鞋上崴出去。我brief了一下后面的安排,但是有点磕巴,原因无它,因为我脑子里一直在反复地跟自己提问题:这个女孩成年了吗?我没有联系错人吧?她是栏目的主持人?我现在是在做梦还是醒着?

    无镜片黑框,美瞳彩片,瞪着十六岁宛若处女的眼神,眨动着厚厚的睫毛,发出“唔唔嗯嗯”的声音,我的思路一再被打断。

    后来我查了下资料,她是娱乐节目主持人,这是我找出来用于说服自己的唯一理由。同行的男孩子还是蛮有型的。我只能暗暗吸溜一下口水。现在的世道是,年轻男孩子都在往成熟里装,女孩子们都拼命往幼齿里装。

    我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正如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70后女士吐口水看不惯很多80后女子跟男上司拍照胜似情侣,我会觉得问题在她自己。这种心态很好理解,以此类推就能得出我以后很可能会吐口水说看不惯90后和男上司拍照亲密胜过我一样。这种心态是纯粹的嫉妒,前提是把天下成熟男人都划归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而年轻女子的亲昵行为则是一种挑衅,类似于其他母猴子向自己范围内的公猴子露出红艳艳的屁股一样。作为领地内的母猴一定会生气地把猴崽子从奶头上拔下,再把双奶往两肩上一甩,气咻咻地跑出去啸叫大战去。

    和异性拍照,在某些情况下亲密一点也要不介怀,即便你知道拍照的女角心藏它意,但要警醒的是男角,这是一。二则有些事情当真不用太计较,拍照是你看得到的,看不到的你才该去计较,如若计较无法,则睁眼闭眼地去。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心态要松弛。说句难听点的话,大龄对女人最大的威胁和谋害,恰恰在于本该阔沃松弛的精神变紧张了,本该紧致的地方呢,它又松弛了。

    真不堪。

     

  • 讨厌这里 - [妖言惑众]

    2011-01-08

    Tag:女性 情感

    跌入甜蜜幸福窟窿中的友人给我抱怨说,她现在特不爱读我博客上的文字,觉得特别扭。

    这个我一直知道。

    真的,这里不适合幸福感较强的人,也不适合正在幸福中的人。我想,也许来这里遛弯儿的人可能是对生活有些敏感,承受着一个人人生路的轻微孤独感,对生活时而充满向往,时而又沮丧到极点,对情感和爱有渴求却对外界保持着一点小心和戒备,谨慎和怀疑的人。当然,也还会有窥视的,也还会有打酱油的,不一而足。

    我跟友人打趣道,你别来这儿了,真的,会降低你的幸福感指数的。等你某天分手了或者离婚了或者女儿私奔了,你再来,也许就不那么讨厌了。

    最后我获得了我最为讨厌的一顿暴掐。

    干什么不好偏要掐,免费给摸都不要。

    这些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