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遛人 - [流年碎]

    2012-03-03

     

     

    这周老板过来视察工作,神经紧张到便秘。夜里,梦中情人不敢再来造访,全部档期让位给老板。半夜里惊醒,背脊都是细密的汗,心中是各种怨愤。幸而便秘只三天,若是三周或是三月,且不说梦情不保,只怕是性命也将不保。

    骄骄又悄悄飙尿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一阵怪异的气味若有若无地浮现鼻底,待细细嗅察,又无迹可寻。恰在某个时刻,伸了手去摸抱枕,上面保留着一片湿润,拿过来伸到鼻下,差点昏死过去。据案发现场的半湿润状态判断,案发应在二十四小时前了。于是老牛开始拆沙发巾、沙发套换洗,我于屋内追寻四处逃窜的作案嫌疑猫。它早已在缉捕开始前藏身床下中央地带——无论何种角度都够不着它。

    你肯定会疑问:又没有经过尿液DNA鉴定,怎知道就是骄屎大而不是另外两个家伙?

    这个不需要鉴定,三只猫之中,没有谁的膀胱能有如此大容量,堪与一个少年期人族相当。同时,也没有谁的尿味堪比生化毒气,只一下,就头晕目眩,再一下,口冒酸水,恶心反胃,若再一下,可当场倒地,抽搐窒息。

    对于一只冥顽不化的猫,猫奴着实是没有办法的,这一点,我已经算是看透。你蹲在卫生间里,在哗啦哗啦的水中给它清洗猫砂盆,它就蹲伏在窗台上,冷冷地看着你的头顶。目光中是漠然,毫无感恩。它唯一卖萌,在你腿边绕来绕去,极尽媚态,声音娇嗲之际,便是猫盆光亮可铮、只见盆底之时,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给它添加猫粮。它嘎嘣嘎嘣地认真吃着,你蹲在一旁,怀着感念和温柔抚摸着,念叨着,等它吃完,它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完全当你是空气。

    有时候你想作为伟大的主人,给予它爱抚,可是它却毫不留情地把獠牙往你的皮肤里插去,什么狗屁的伟大,根本就是受欺负的可怜虫。你忍着工作一天下来的劳累,跟它玩捉迷藏,高兴时它就四处跑,你就跟狗似的伸着舌头“哈哈哈”地在后面追;不高兴的时候,任凭你在它面前是玩捂脸露脸的把戏还是假装逃跑四处躲藏的噱头,它都冷冷地看着你,你在它眼里俨然一副发神经、跳大神的模样。我特么是吃多了撑的吗?

    当你开了电脑要工作的时候,它毫不留情地几大脚从键盘上踩过,把你的文档踩出一种从未见过的状态,不敢关又弄不好,焦头烂额如同脑袋上插了数支原子笔。当你把iPad打开要读新闻看书时,它就跑过来守着,并且不安分地伸手乱捯饬——快给老纸玩切西瓜!切你个头。推开它,背过身,它以百折不挠的精神跟你绕上360°×N圈,你推它,它挠你,急了还带咬的。那下口的狠劲儿让你疑心它是真把你当后妈待的。

    每当看到人家狗主人牵着一只大狗在马路上威风凛凛地走着,我愈发是显得卑微,人格扫地。有人说,那就把你家猫带出来遛呗。请问你有见过遛猫的吗?这是所有猫奴心知肚明的事。你带着狗,狗能给你挣足面子,它在前面昂首挺胸,你在后面佯装淡定,身旁是一排排飘过的艳羡的目光。

    你敢带猫吗?你刚抱着它进电梯,它就能从头顶到肩膀再到两腿之间把你爬个遍,同时还有无数个指甲在你的皮肤上抓过的痕迹。你想把它带出电梯间,结果是,你无论怎样拉绳子,它都攒足了劲儿跟你拔河,这过程中还伴随它各种凄厉的嚎叫。狗在绳子前,这是遛狗。而你却一直在绳子前拉猫,根本就不是遛猫,而是猫遛人。

    同样作为人族,但猫奴和狗主的境遇却是天壤之别。这一点,我算是看透了啊,看透了!

     

  • 都别拦着让我帅 - [良图]

    2012-01-24

     

    公元2010年1月25日。

    在学校外面的垃圾站。一只长毛白色矮个子猫踩着四处横溢的污水,踢着正步往前走。

    我叫住它。

    “嘿,你是谁家的?有主人吗?”

    它回头看我,见我在跟它打招呼,就喵喵地踢着正步朝我走来。

    “你猜呀?”

    我猜不着,于是问了路边杂货铺、牛肉粉店、奶茶店、水果店甚至垃圾站扫地的环卫工人,都说不是他们的。于是我确定地告诉它:“我猜你是一只流浪猫。要不,我给你找个家吧?”

    它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转过头就走了,还踢着它的正步,尽管它浑身脏兮兮,可是丝毫不减它的自信和威风。

    我喊着:“喂,别走别走,等我一下啊!”可是它不管不顾,照例是往前走。我犹豫了一下,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它,哪怕它浑身脏得毛团打结。

    我跑到马路对面的一家商店,仍然不死心,对店主说:“你养猫吗?可以帮你看店。”店主看了看这只脏兮兮的、弱不禁风的矮子猫,蹲下来提起它的后颈,然后摇摇头说:“这猫,不抓老鼠。”

    它被两个非喵星族类又摸又抱又提,自然十分不高兴,在空中张牙舞爪,大喊“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为什么?你怎么知道它不抓老鼠?它还小啊,大了就抓了。”

    店主摇摇头,放下怒不可遏的它,道:“没看见提起来的时候尾巴都不弯吗?”

    哼!我内心冲店主哼了一声。它也“哼”地一声,扔下一句:“我又不是抓老鼠的。”转身就走。

    看它兀自往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走,不怕路过的恋爱青年,也不惧轱辘滚滚的车流,我心有不甘。问店主要了一个袋子,冲了上去一把捞起它。

    “走吧,跟姐妹儿我回家吧。”

    它挣扎着绝不肯被收编。

    “我给你好吃好喝,每天让你晒太阳,看飞鸟,不用抓老鼠,什么都不干,成吗?”

    “是小三那种生活吗?”

    “绝对比小三更强。”我斩钉截铁。

    它想了想,放弃了挣扎。我欲抱住它在怀里,可惜它太脏。店主给的袋子也是一个又脏又破的塑料袋,也不知装过什么,真是抠门到家。

    “不要拿你的衣服碰着我,静电让我不舒服。”它命令道。

    “遵命。”

    我捧着它,招了一辆出租车,把它带回家。

    至今,它做小三已经两年了,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两年的时间,从一只流浪汉猫变成了一只养尊处优的猫主人,驾驭猫奴我两年之久,估摸着再怎么样还得驾驭猫奴我十多年。

    不要嫌它脏,有图为证。左图是已经洗过澡了的,对此我不敢发表任何意见,喵星人会生气。右图是当下,俨然是帅哥,随便往哪儿一躺一坐,都帅得惨绝人寰。

  • 一篮盛开的猫咪 - [良图]

    2012-01-17

    天好。
    一篮猫咪盛开了。

     

    即使是雄雄同蕊,也阻止不了我们彼此的基情。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是最帅的中华田园哈比猫。

     

  • 纯良的野兽 - [流年碎]

    2011-10-09

    小哈不见了几日,忽然发现,我妈告诉我,它没了。

    什么叫它没了?它走了?还是死了?怎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感到气愤和伤心,我妈居然一直瞒着我。我想哭,哭不出来,喉咙堵得一团,上不去下不了,气也接不上。那团白白软软的小东西,那个可爱的淘气的倔强的小家伙,居然这么没声没息地就没了。

    我难过得要晕厥过去。我妈只是一脸遗憾和无助地看着我。

    我的心揪痛,我失去了爱。我原先没有意识到竟会这么痛,却在骤然间失去了,才发现我竟是对这个小东西有深感情的,哪怕它是一只猫,是一只感情不黏腻的猫。

    我大哭,去哭不出来眼泪,喊不出来声音。

    终于我憋醒了。天亮了。

    听见卧室门开,一阵小蹄儿乱踏的声响。

    是小哈进房间了。它照例奔到窗口,跳上飘窗台,望望,然后跳到床上,和我保持一段距离,嗅我周围的空气。

    我的心倏地放松下来。

    原来只是个梦。

    甜蜜了。

    起身,抓它过来,摁倒强吻。

    知道你妈我多喜欢你吗,臭家伙。

     

    前几日看纪录片,讲述一只花豹的故事。从它出生,到它成长为那片丛林的王者,再到它的衰老,直至不见踪影的死亡。摄影师跟拍了它十七年。我看到最后,泪水像决堤的洪水。

    对这样的猫科动物,我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我暂时说不上来这种感情来自于哪里,比之于看那些跟人类更近亲的灵长类动物的纪录片,我偏爱看凶猛野兽类,尤其是大型猫科动物。

    一边抹着泪儿,一边瞅瞅那三坨吃饱喝足正晒懒的家伙,一种复杂的感情升腾而起。我感伤的情怀碰撞到现实的残酷——伺候吃喝拉撒,没见过老鼠没见过山鸡,除了纯良的猫饼干,连鱼缸里的鱼都不侵犯。

    我感到一阵省略号般的困窘。

  •  

    入秋后仿佛头一天放晴。空气清新,云薄天朗。去青石桥逛花鸟虫鱼。路两旁的梧桐繁茂,透下来的日光如散落的水晶。

    宠物食品店家的美短猫很亲人,跟它玩了很久,才搬走两大袋猫粮。看着路边那些笼子里成群的小猫,我心里头酸疼。凑过去跟它们玩了很久,用手指腹伸过笼子,触触它的小鼻子,再触触它的小肉垫。好在笼子的环境不算太差,至少比以往干净很多,很多猫贩还是比较注意卫生,会给猫猫擦脸。尽管他们的目的在钱,但若小猫崽们的命运无法避免,能得一日好时光也便是好的。

    有些小猫崽借擦脸之机迅猛逃窜。有掉落入鱼缸后被捞出来的,浑身湿漉漉。我忍不住多舌,嘱猫贩赶紧用干毛巾擦干免得感冒。好在猫贩手脚算麻利,立刻就扯来一块干毛巾给那只捣蛋倒霉的湿身猫咪擦起来。

    有时候会心痒痒想弄一只纯种猫来养,可也就是一时兴起。三只家伙已经足够,虽说它们不如纯种猫粘腻,但我一直让自己遵循一个原则,不买猫,不养纯种猫,但可以捡回救助流浪猫并且帮它们找新主人。一年多以前,曾经在赶回学校办事儿的时候看到一只很小的猫崽,很幼小,浑身脏兮兮黏糊糊,但忙着去处理事情,等回来的时候它已经不在。为此我自责了很久,一直心中郁郁。只能盼着是被好心人拣走。

     

    花二百块银子又搬回一个青花瓷的大鱼缸,买了两条红色的锦鲤。回到家后开始给鱼换缸,同时给那些伤残死伤的花盆进行清理。才发现,那些卖花的走贩太坑人,连根拔起烂枯枝后,花盆里几乎没有泥土,难怪原本茂盛的一盆花草弄回家后总是死掉。

    家里弄走了枯枝败叶清爽多了。风水上也说,枯枝败叶要及时清理掉,神清气爽了自然才能心平气和地处理各种杂事。把卧室里坏掉的灯泡全部换掉。再把绿萝剪掉两枝插进新的花盆里,希望能成活。不过刚才去看,它们已经垂头丧气的样子。赶紧喷一些水,祈祷明早起来有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