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入的状态是一种接近变态的感觉,而从投入的状态中抽离出来回到现实中,不断地反复,就会变成失心疯。(把“投入”看成“插入”的同学请面壁自插入五下。)

    听Lana Del Rey听得我摇曳多姿,坐在椅子上都不老实。似说似唱,似调笑又似自语,听得我醉掉、化掉。她的嘴唇厚实丰硕。我喜欢这样的唇,吻上去一定很有质感。吸在口中的感觉一定柔似棉,软如瓣。

    某项网上测试我有双性恋的倾向,我拍案而起。对此我非常不高兴,神农遍尝百草,我却嘛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要让我去猎女人,我一百个不愿意。

    晚上洗澡的时候做了一次倒膜。很久没做了,今日做得很认真,于是穿上衣服后吹头发,发现发丝很柔滑,这让我很满意很开心。于是就拿着风筒在那里吹啊吹,左手换右手,头向左边倒又换右边倒,远看一定像一根海带飘啊飘。手指不断地插入到头发丝里,一遍遍享受顺滑的感觉。

    发丝滑落在肌肤上的感觉是很棒的,而这只能是别人的发丝散落在自己的肌肤上。我不是男人无法确认这一点,但我偏执地以为,当女人的发丝滑过皮肤时,身体是会有回应的。爱总是难以辨清,但欲望却是清晰的,因为它会有身体告诉我们,而身体不会撒谎。

    手指缓缓插入发丝,是为用力地抓住从而固定身体,以使这个身体臣服在自己的身下。从这一点上来说,发丝是一种性意味很浓的器官。

    旧时的女子留很长的头发,也是一种娱乐工具。日头西沉,没有网络和电视,只能掌一盏如豆青灯,彼此愉悦。握住一把青丝,轻轻一拉,便已入怀。再扯住后颈的细绳,轻轻一拉,片衣不挂。

    而如今的女人,白天要像男人一样在职场打拼,夜里回来也是一身骨头疼,短发更便于清洗。太长的头发意味着不事劳作或是乡土气息浓厚,也不便于女上位,披头散发、头发打结、挡住视线、换姿势时不小心被揪住踩住,各种尴尬和杀气氛啊。

    或者,或者我们换种轻柔的说法。当对方的手指顺着鬓角插入发丝时,宽阔的手掌覆在头皮上,体温从手掌缓缓渗入太阳穴,头部被捧在在手掌中,安全感和踏实感渐生,彼此相拥而眠,像婴儿般心境澄澈,没有滋扰。

    此番一眠不愿醒。

    已经凌晨,我要睡了。我对自己很不人道,这一点不太好。

  •  

     

    一觉醒来,牙疼,连带着喉咙疼。春天还未来,智齿已然发芽。

    电视里在放《失恋33天》。那些俏皮的台词,听来仍是令人捧腹。

    其实不管是李可这样的女子,还是黄小仙这样的女子,本质上并无高下。谁能说一门心思寻找爱的真谛的文艺女青年就一定比爱钱爱刷卡的物质女更高尚呢?如此心气高傲地质疑为什么软硬件条件如魏依然这样的男子,竟然会选择李可这样的女子,其实也在证明着号称寻求爱情真谛的纯爱女只不过是在用另一种资源同李可这类以现实利益如美貌青春甜嗲黏竞争同一个岗位而已。

    面对代表广大草根阶层的优秀女性黄小仙的提问,魏依然的回答是:

    李可这样的女子很简单,只要保证自己有持续的、可以看得见、可以预期的物质力量供给,那么,作为两性关系的另一方魏依然,就能明白对方对自己的需要和情感深度,从而把握这段感情关系。这必然难逃和物质的供给力度成正比,但这也正是惯于用现实的、可见的世界观来征服世界的男性同样用以丈量感情的行为方式。

    魏依然不知道,如他这般帅气逼人的男人这样的回答,会让以爱情的真谛搏出位的女子因爱而不得即生恨。

    李可式的这种情感深度也许很大层面上是物质依赖度,因为她一开始就爱上魏依然这个男人的理由当中,物质是一大重要因素。但追求物质上的安全和富足,不也是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不论单身的男人或是单身的女人,不论已婚的男人或是女人——一辈子都必须去面对和处理的吗?当然可以说物质不是每个人的追求,有的人因为物质上的安全保障,可以在一段时期内将物质问题放置在一边,去考虑更高级的人类需求,如琴棋书画花鸟鱼,抑或是环境保护、世界和平。

    谁否没法保证生发于糟糠状态的下的情感一定可以走得更为长远,同样,谁也都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在物质基础上产生兴趣的姑娘就一定不能长情。

    黄小仙这样的女子要开心,就要按照王小贱这样的模子去找一个直男——真心让着她、宠着她的,并且,还得是一辈子。正如在微博上总是常见的那段被转了很多次的煽情的话,一个男人永远把你当掌上明珠,永远爱你不变心,永远在你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永远对你不离不弃,爱你胜过爱生命——这人是你爸。

    爱情的的纯洁是因为含有盲目和幻想。两性关系却不能以爱情来维系,现实问题的考量和处理是否能达到一致和理解才是决定关系长久的关键因素。

    活在这个世上,谁都渴望有人爱,能被爱,所以从过去到现在,从地球这头到那端,爱和情永远是人类话题和创作的一大主题,也是人类生活的主要内容。只是,我们实际上都无所依傍,恒久的爱也是不可得。李可这样的女子虽然不一定明晰这样的道理,但她们往往会活得很自在。这样看来,把爱情放在人生的主题里的人,当做人生真谛的人,才是可怕的。因为这样的人恐怕都是活在自我设定的美好里,而我们都知道,现实是残酷的,美好的都是虚幻的。

    没有了爱情,李可可以活。没有了爱情,以此为人生真谛的女子却一定活得不好。

    爱情的真谛是什么,谁都能说上两句,但基本上不是谁都能一生贯彻“爱情的真谛”名下之种种,如一生一世爱你不变、永远理解你支持你、在你伤心的时候抱慰你开解你等等。

    待年月把你我按压在泥泞里,自己滚爬在混乱污浊中之后,就会看到了这泥污之下的真实。真相往往不可爱,但如果能够看到真相,并且接纳真相——认为这就是生活,那么这样的姿态才足够可爱。

    莲花听上去很纯美,然而其作为本质上就是夏季池塘里随处可见的荷花,其根也须深扎在泥污之下。

     

  •  

    --来信—

    第一眼看到你的博客就很喜欢你的风格,我还在努力的看完你博客里的每一篇文章,我觉得看完你的博文真的渐渐能够明白很多事。好久都没有好好的看过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或是用心去写一些自己感受,每天在专业课本里打转,那些枯燥无谓的专业术语 也让自己变的很dry。我出国几年,我觉得自己想法变的单纯,变的单纯的像那个未经世事的无知少女。

    17岁那年我喜欢上一个人,她和我一样是个女生,在很多人的眼里这种爱情是不被允许的。可是在心里我却认定了她是我这辈子愿意放弃一切都想和她在一起的人。我等了她两年,我们远距离恋爱了两年,虽然很辛苦可是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见面。

    前不久我们分手了,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很爱她,可是却也很恨她。我不计较她之前的一切,我不介意她的谎言,或许因为我觉得我是个健忘的人,只要相爱,我可以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可是这次不一样,我觉得她和我分手就像当初她甩掉她的前女友一样。我很清楚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当初她和我一起也是不顾她前女友的感受把她一个人丢在国外,然后继续和我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现在事实证明只我有还一直那么在意我曾经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知道她从别人那来,总有一天会到别人那去。今天有一个我,明天永远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

    就算我心知肚明,可是我还是陷下去,而且陷的很深。她总会说很好听的话哄女生开心,她总会写些有的没有让人觉得她把你放在心里。这4年来我都以她为天,或许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了,可是在我心里她是唯一一有出现在我未来憧憬里的人,我以我的承若为目标,我以为她对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分开已经2个月了,我每晚还是会梦到她,梦到一切很不现实的梦,梦到自己都觉得痛的梦境,梦到我想对她拳打脚踢。我的心里恨她,可是却放不下。我知道她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可是她对此时却绝口不提。她每次和我说话的态度都很像那种很friend的关心问候,但又带着些许的暧昧。我的朋友说她现在是又要甩人又要装的很绅士,我几次下定绝心要去忘记,却次次都被她那不经意的话语打乱。

    喝了点酒所以心情很乱,希望你不要介意和你说了这些有的没有的。我觉得心里很难受,想找个人说说一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话,可是我却不不知道怎么和身边的人开口。

     

    ------------------------------------回信分割线---------------------------------

    1.每个人在感情里都会如同陷入泥沼一般,有种越挣扎陷得越深的感觉。都会觉得自己的这段感情别人都难于理解和体察,唯有自己知道有多艰难。

    2.“我知道她从别人那来,总有一天会到别人那去。今天有一个我,明天永远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你说得很好,其实你的内心底里清明得很,只是目前觉得这段感情很美,暂时还不愿意脱下爱情这袭华袍——既美丽又沉重,既梦幻又刺痛。这就是爱情魔幻毒剂,致幻的美好,带点点痛和欲罢不能。所以,爱情的本质和毒品是一样的。

    3.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走出来的。这世界上的每个人,恐怕都经历过属于自己的那个撼天动地的巨大爱情。每个人都带着一身疲惫和伤痛最终走出来,每走一步,都忍不住回头看一眼泥泞中的足迹,看的时候又一次心如刀割,既是不舍又是怀念,既是自虐又是享受。

    4.不要以谁为天,因为有一天他撤走了,你就得自己打补丁来补天,这个不会比电脑系统自动下载打补丁好玩。所以最好自己给自己一片天,自己在自己的天空下自娱自乐。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样,有的人天生就是被动的性格,天生就只会等着别人来愉悦自己,也没人可以完全独自撑起一片没有漏洞的天空。性格似乎不能改变,但态度可以改变。我现在相信的是,态度在很大程度上能帮助我们改变一些习惯,这些习惯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铸就了我们以为的不可改变的性格。

    5.不计较对方以往对你做的一切,包括他的谎言、欺骗和伤害,如果不是因为真的生理学上的健忘症,那就真的有点活该的意思了。天生健忘的是病症,没法责怪这样的病人。但一次次受伤又一次次选择自我麻痹和遗忘,怎么说呢,缺心眼儿是疼爱你的说法,但其实是咎由自取。凭什么你就该让别人一次次伤害你呢?你的遗忘不代表你大度,也不能为你的爱情增加多大伟大的光辉。当这段感情结束很久之后你再反过头看看,你努力一言不发,因为你怕自己一说话就走漏了心底里暗骂自己蠢货的心声。

    6.忘不掉一段感情的原因有两种,一是时间不够长,一是新欢还没出现。我不知道你现在几岁,但肯定离人到中年还远,想来不过二十几岁。人生的大好年华,不要总嫌生活dry,快乐和滋润要自己去寻找。不要总是沉溺在莫名其妙的感伤情绪中,等你过了三十四十,会惊觉荒废了大好年华去演一出没有观众的苦情戏。

     

    要过年了,借着除旧迎新之际给自己的内心世界做个深刻反省和新的计划。在人生这张大试卷上,拿满分不可能,但总要把前面试题丢的分在后面试题补起来,“眼下”就是这个“后面”试题。

    这些话不是训诫你。说给你听的,也是用来自勉的。

    祝好。

  • 杯子控 - [流年碎]

    2011-11-07

    我想要的仅仅就是一个咖啡杯。为了不去和全城另外499名会员在晚上扎堆拥挤,我就去了另外一家非指定的店面找我想要的那款杯子。

    先是在上周某家店央求人家提前给个图册看看,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捧着产品画册翻了半天。在明天全城正式发售之前,跑到家附近的店铺,请店员给我找那款杯子,并要求人家提前卖给我。我要的那款杯子只有一个了,里面插了一张条儿,写了一个英文名儿。

    店员笑笑说:“呃,这款是我帮我朋友留的。好像还有一只,我帮你再找找。”

    后来,没找到。

    店员大方地说:“要不,这只就给你了吧。”

    我毫不谦让地接过杯子,抓得紧紧,生怕他瞬间反悔,指甲都伸出来,就快嵌进杯子里去了。

    “谢谢啊谢谢!你真是大好人!”

    “不客气哈,不过今天只能付现不能刷卡,积分的话只能明天再来,而且你不要拍照片发微博哦今天。”

    “一定一定!”

    临走的时候我喜气洋洋地大声给他说再见。

    “谢谢啊!我走了啊!明天见啊,Dick!”

    走出店铺我脑中忽然霹雳闪电。什么Dick啊,人家杯子里的便条上明明写的是Nick!

    小伙子该不会郁闷到考虑换名字了吧。

     

  • 腹黑女 - [情色男女]

    2011-10-18

     

    多数时候我对年龄丝毫不介意,我一直片面自信地认为,三十岁的年纪是一个女人进入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开始,这个阶段开始褪掉二十岁的青涩和懵懂,幼稚和轻浮,当然,我时常也会犯着傻做着二逼的蠢事,但这不能从根本上否认我的人生要向一个更高级阶段迈进的大势头。

    不过,这种观念在某些情况下会驱使我去成为一个腹黑女,稍微不留神就会掉入到这个陷阱里去,所以我异常小心,非常当心。我一直知道,我当然可以腹黑,当然可以暴烈,但是不要成为那种羡慕嫉妒恨标签下的大龄女,不要一副欲求未满咬牙切齿的三流档。二十岁人有他的嚣张法,六十岁人有它的婉约法,每个人都是从二十岁走过来,运气好都要走到六十岁。

    当看着二十岁的女子戴着无镜片黑框,从头顶的角度自拍大眼大脸撅嘴照时,坦诚地说,如果拍出来的不是一张漂亮的具有麻豆感的照片,我真心控制不住心里别扭。尤其当照片主角是活跃在我有兴趣的男人们周围的人但不肯定他们关系如何时,我不确定心里头打翻的是醋瓶还是火炉。这种心态是很危险的,就好像二十五岁羡慕十六岁的女子的宛若处女,四十多岁嫉恨三十多岁的风情妩媚,五十多岁的怨恨四十多岁的你丫怎么还不绝经一样。

    所以我总是教自己要以包容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但是这种自我幻化的过程不时会遇到阻隔,就譬如那天在酒店午宴时,终于在人堆里找出了电视台的那两名记者,我当时一激灵就差点从高跟鞋上崴出去。我brief了一下后面的安排,但是有点磕巴,原因无它,因为我脑子里一直在反复地跟自己提问题:这个女孩成年了吗?我没有联系错人吧?她是栏目的主持人?我现在是在做梦还是醒着?

    无镜片黑框,美瞳彩片,瞪着十六岁宛若处女的眼神,眨动着厚厚的睫毛,发出“唔唔嗯嗯”的声音,我的思路一再被打断。

    后来我查了下资料,她是娱乐节目主持人,这是我找出来用于说服自己的唯一理由。同行的男孩子还是蛮有型的。我只能暗暗吸溜一下口水。现在的世道是,年轻男孩子都在往成熟里装,女孩子们都拼命往幼齿里装。

    我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正如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70后女士吐口水看不惯很多80后女子跟男上司拍照胜似情侣,我会觉得问题在她自己。这种心态很好理解,以此类推就能得出我以后很可能会吐口水说看不惯90后和男上司拍照亲密胜过我一样。这种心态是纯粹的嫉妒,前提是把天下成熟男人都划归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而年轻女子的亲昵行为则是一种挑衅,类似于其他母猴子向自己范围内的公猴子露出红艳艳的屁股一样。作为领地内的母猴一定会生气地把猴崽子从奶头上拔下,再把双奶往两肩上一甩,气咻咻地跑出去啸叫大战去。

    和异性拍照,在某些情况下亲密一点也要不介怀,即便你知道拍照的女角心藏它意,但要警醒的是男角,这是一。二则有些事情当真不用太计较,拍照是你看得到的,看不到的你才该去计较,如若计较无法,则睁眼闭眼地去。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心态要松弛。说句难听点的话,大龄对女人最大的威胁和谋害,恰恰在于本该阔沃松弛的精神变紧张了,本该紧致的地方呢,它又松弛了。

    真不堪。